怪盗joker|杀死那只知更鸟

Kill Mockingbird


----------------


-我们有着一种自我保护,忘记不存在的事物。


----------------


(一)

已经度过了太久太久的时间,甚至在眼前之人的种族诞生之前,不死鸟就已经存在。

我诞生自更远更深的太古宇宙,而在故土南十字星上的人们掌握着宇宙永恒的奥秘。

不朽的“生命”对我们来说并非馈赠,时间只是我们身上不变的常量。

一切变化在我们眼中都不过是时间流逝的痕迹,而这些痕迹终将褪去。

永恒的生命无法记得每一件发生在时间里的事,不变的时间无法保留改变的常量。

我们的身体有着一个本能。


(二)

“说什么啊,’死亡’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之一!”

他蓝色的眼睛总让我想起曾经去过的星系。以及得了吧,别和我提像是大海,你知道我讨厌水。我见过不计其数的行星,却只在地球见过这些透明又湿答答的液体。

“呐,别生气啊。我只是随便问问。你知道的,我的血只能复活因意外而逝去的生命,只有得到我的心脏,”我指了指右胸腔的上方,自认为露出了不错的微笑,“才能让你也得到永生。”

“我也不想要啊!”

“joker,再和我说说吧,什么是’死亡’?”

他似乎想认真地回答我了,盘腿坐好在我的面前。

他看着我的时候露出了不知所谓的表情,像是敬畏也像是苦涩。

“是有一天,也许是晚上的时候,我像往常一样给你一个晚安吻之类的,我告诉你我度过了开心的一天,我会说哈欠混蛋,明天再不洗澡就别睡到卧室来。接着我会和你说明天见。而第二天我也许不会再醒来,永远也不会。世界会流传着我的故事,但在更久远的时间里,我会被所有人遗忘。这个世界没有一分一毫我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就像你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就像我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他马上应允了,又知道我接下来想问什么,于是扯了扯嘴角,“人类用来记录自身的途径,一般是什么伟大事迹之类的,比如载入史册,被后人铭记。但更多的,是通过血缘和传承。一对恋人走到一起,他们的孩子会成为他们两人曾经存在的证明,而他们的孩子也会找到他灵魂的另一半,有他的后裔,如此往复,人类的血脉绵延不绝,永不消逝。

这是人类在试图对抗时间。”

“喔......那我们可以有孩子吗?”

“…慢走不送!”


(三)

我们掌握着永恒的生命,但我们也会死。

并非是什么精神连导,我们的思维只要接受到某个事物消失的讯息,大脑就会开始自动而缓慢地排除一切与那些事物相关联的具体内容,接近于是一种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

间接见证死亡会减慢记忆的消退的速度,这个过程可能是几天,几百年,几万年,也可能会是比时间更远。

人类和南十字星造物最大的不同是,人类会繁衍子嗣,子嗣传承着先人外貌和血脉,我想我至今没有忘记那位想得到我心脏的国王就是因为他的先祖与他太过相似,他们留着相同的血液,一样的外貌,我的记忆才会出现偏差,才会让我依然记得他。

但我和joker之间并不存在这样的牵绊,我注定无法用这种方式记得他的。

或者我可以在他弥留之际选择离开他,间接知晓或者永远假装不知道他的死亡。

这样我就会记得他,这样我才能记得他。


(四)

我看到时间在他的身上留下的印记了,他变的比我更加高大,五官和身体都有了更硬朗的线条。


(六)

“……我不需要你永远记得我,这对永生的你太不公平了。”

我在某一次的契机下告诉了joker关于我也许会忘记他的事。我想到又没想到他会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

“我希望那时,我所爱的一切,你,能留在我身边,到那时,”他蓝色的眼睛又深又远,“我们就平静地说再见吧。”

“……我也不会在那个时候离开你的,我会看着你,见证你的死亡,那是被你珍视的宝物,所以也会是我的珍宝。”

他凑过来吻了我的嘴角,“那么在我们彼此都有限的时间和记忆里,一起创造更多快乐的回忆吧。”


(七)

在那之后又过了很久很久,身为人类的他一刻不停地改变着,成长着。

而我在时间之外凝视着他。


(十六)

人的一切本质,由记忆构建。过去的你和现在的你不同,你仍然是你,你却不再是你。

会忘记关于怪盗joker的一切,而这没有关系。

赤井翼会和怪盗joker一起永远沉眠于这片土地,这段岁月会被埋葬,无人忆起。

那个带着关于他的一切回忆的赤井翼在地球死去了,而忘记过往的phoenix会离开这里。

是谓不死鸟的重生。


(十九)


“Acrux,这次我在这颗行星上待了多久?”


“啊,已经几千年了吗?”


“真是的,我又睡着了。”


“Acrux,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我想不起来。”


“我记得有一片蓝色,像是曾经去过的星系。”


“我想我大概只是想家了。”



“Acrux......我们走吧。”



<The Begining>

评论 ( 12 )
热度 ( 50 )

© 九只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