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可以幸福的吧?”

归来

对一周目自己用的第一梯队致以崇高敬意!(

我真自私,没办法在自己的处境不好的情况下,笑着给别人祝福,幸好是隔着屏幕的,还能保持微笑。

...特大份的幸运,我也想要啊。

收听诗歌下的浓烟电台。

嗨,好久不见。

写博客是一件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消失的几个月去了杭州感受生活,现在出现在这里,是因为终于下决心做了逃兵。不过这不是我想再次打开lofter的原因,这次就不再多做赘述。


今天天气非常好,假期就是应该这样嘛,空气温温的,清风徐徐,春意盎然,觉得回家真好。

下楼去小卖部拿快递,注意到了一点变化,心情有点起伏,无论如何想找地方说出来。

住的小区里有两家小卖部,都接收快递。

我因为主观因素,比较喜欢靠里面的那一家。大概是本身比较靠内,所以自然光线并不好,可是那家小卖部住了很亲切的一家人(这并不是说,另一家就凶神恶煞,只是那位阿姨实在是不爱笑,但是昨天还主动帮我拆箱子来着。...

歌声沉痛落地又轻浮地扬起
动人的永远只是半成品 和你

歌声沉痛落地又轻浮地扬起
而我能给的 恰好大都无意义

比较微妙的是,我终于在大学三年真空后又喜欢上一个男孩子了。

于是我久违地开始了一种十分复古的体验,我高中的时候暗恋坐在我后面的男孩子,当时真的有点喜欢他的时候,就像这首歌里唱的一样,绞尽脑汁,用尽方法地想去猜测对方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的暗示。现在也一样。

对方说什么,做什么,我就开始胡思乱想。

他真是闪闪发光的男孩子啊。

你能想象吗?他拉着我看他的作品看到晚上十二点,然后滔滔不绝地,说他的梦,他的未来,星辰和大海都要从他的眼睛里满溢出来了。

他对我说的很多话都让我雀跃,少女心的雀跃。大抵也是,因为我很少接触异性的原因吧。

我要吹,他长得也很可爱,人傻里傻气,也不接触流行文化,教科书...

希望大家珍惜s1s2,主创说s6要把粉丝的心放进绞肉机,keith的cv说录s6的时候哭了。

硬核甜美子供动画新战神金刚。

*友情向,真的很想提一下后两张的情形的具体描述,但还是算了。

keith和lotor有很多平行设定,s5前让我觉得他们像黑和白的两面,左和右的倒影,生来就是要和彼此说话打架的,but anyway s5他们没有说话。

梦想碎裂少女。

算了,还是想说一下p2和p3的情景。

p2:两个人在训练,lotor忽然想起来眼前的人也能pilot黑狮,像是潜在威胁一样的存在,也许此刻杀了他比较好吧...?

“lotor...?”

"...relax little blade, we're just training."


p3:

lotor:i guess maybe...

“听说在年终之夜不吃不喝,就能遇见未来?”| 探寻北欧怪力乱神

发布了长文章:“听说在年终之夜不吃不喝,就能遇见未来?”| 探寻北欧怪力乱神

点击查看

在旧年的最后一天,想知道200年前的瑞典人怎么在这一天预知未来吗?

和朋友兴趣使然的公众号,欢迎收听我们的宇宙广播电台:)多多指教!

我的确一直一直,都不是什么让人省心的孩子,也不是优秀的,值得去骄傲地向别人介绍的家伙,我也真的很抱歉,指责我的,你说的其实都对,我其实也很讨厌这样的我自己。被你指出这些只让我心虚和慌张,让我知道什么也没有改变,我还是那个没有优点的,需要被人帮助的胆小鬼。
好可恶啊,为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呢。
如果可以没有责任和负担,死掉也不痛苦就好了,因为我是胆小鬼啊。
诸如此类的上述,在这样发泄以后就缓和了这样极端的情绪,通过文字冷静下来了(。 ́︿ ̀。)被妈妈翻旧账指责了,没有被信任,觉得很难过。妈妈今天不想和我说话也是因为牙疼,为什么就不肯去看医生呢,结果在她重复“今天不说这件事情了,明天再说吧”的时候我气呼呼...

呼,其实本来只想提一下今天又重看了《少革》的剧场版,结合其他人的影评,有些想感叹的东西,然而意外刷微博又看到了你国的一些事和一部分网友的论调,一时火大,也想找个地方发泄一番。(实在是懒得在微博里直接和对方开始理论,微博用户群体水平参差不齐,万一人家逮住我就是一句“你傻逼”我还不是自己找气受了。)


那还是先从《少革》开始吧,真是十分感谢豆瓣上一篇影评,对故事中学生会中“王子”们各自所代表的形象进行了十分有逻辑和意义的解释,可以说厉害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我当初看的时候心里只是隐约有个感觉,但是远远不能用有条理的文字来表达。另一篇从其他平台转载来的分析就更加有启发性了,可以说我上一次看的时候,从...

哎,略略酝酿了一下就不知道要写什么了,等什么时候想了再写吧。

主要是因为下周就突然要去另一个城市上班了,有一点点惶恐,几乎打乱了计划。有很多很多烦心的事,想一个个细细说,总觉得这样列出来,整理好了,事情就会解决一样。

我其实对我现在的老板很抱歉,虽然完全是在我妈的面子上雇我的,但是这个工作在我看来就像没有未来一样,我其实噢很吃惊,我以为我是没有要求的,我以为什么我都可以做。我觉得我的一些自以为是可能还是把我惯坏了,我觉得这份工作离下一个阶级太近,我和我会接触的人找不到共通和共情,我看到他们的生活就像站在上帝的视觉,不是觉得自己有权力,只是觉得与自己过于无关,只能旁观,并打心底里相信这些与我...

“我从来不说话 因为我害怕没有人回答”

这首歌我歌词看看也就这句能共情一下,其他的部分暂时还和我无关啊

哎不行啊,我还是想吹一波《无问西东》。

实在是没有组织语言,看电影也是三四天前的事了,可是关于这部电影,有我想为他辨证的东西,多余的话我不说了,讨论的重点在于讨论而不是对错,而我在这里只吹打动我的东西。

大概是我自己盯着六便士太久,忘记天上还有月亮,我当时看这部电影,只觉得“天啊,这个时代还有人在歌颂美德”,那些事实上并不遥远的年代里,我们现代人早已失去和忘记的东西。看了太多太多关于过去中国的各个时代的悲剧和沉痛事实,忘记了黑暗里也有过炬火,忘记了曾经的人们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可以充满崇高的理想,满眼只有天上的月光,他们憧憬时代的洪流,他们就是时代的洪流,他们是普通的人,却举手投足都那样高贵...

一些学长!!

还是说一件很糟的事,在这一件事上,我没法心平气和,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地承认说自己就是个烂人。

朋友在跟我说自己的实习有多梦想,她多喜欢的时候,我一边祝贺她,心里一边是淌血。我是,真的祝贺她,羡慕她,可是我也嫉妒啊,我盼着大家能好,可是在我自己没那么如意的时候,只希望对方能少说几句了,你的快乐和满足对我来说是剑,一把把朝着心口刺。

我怎么这么心胸狭隘啊,只是祝福别人不行吗。

然后我又对现阶段身边的人抱歉,因为我打心底里不想继续从事这些事。

哎,你真是可怜又可笑。

刚刚一闪而过的想法是,如果看到这里的你也关注了我的微博的话,看了我的lofter,你能体会到人的多面性吗,这些事是我永远也不...

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很糟,哭笑不得。


已经有两个人对我说过了,两个都对我很好的朋友:

“我想努力多认识点人,以后就可以帮你了。”

“我真的很想帮你。”


一个就算了,两个人这么说让我觉得匪夷所思,虽然都是为我好。

这种时候去想“我有那么让人担心有那么糟糕吗?”是不对的,因为他们的本意完全不是如此。

可我怎么忍得住嘛,我能帮你们什么吗?

如果在我能给出的自己的时间里,还是没办法做到的话,大概连拒绝的权力都没有了。昨日的痛苦不一定能成就明天的更好,可能只会磨平棱角甘于沉默而已。我想要的不多啊。

我就忽然想起来,我印象很深很深的,伤人的话,大多出自我爸。

主要发生在任何和我能力有关的事情上,少年时代的回忆,refrence两句:

考一个少年英语班的结业考,怎么说,我实在是从下不喜欢念书的小孩,没人管我就不读了那种,所以每次上课都带扮家家的玩具和朋友玩:于是,我考的十分普通,可以说,不太理想,可我不吃惊。

一个同校的同学,在他们班级里本来也是成绩十分好那种,自然也就在这次考试里考得特别好了。于是我爸,说出了他的时尚评价:

“你看看人家怎么能考得那么好,你怎么不能学学人家?”

“那你让她做你的小孩啊???”我当时的应激回答,我不记得后面还有过什么对话,但是我当时就在憋着哭了,从小...

听朋友说事有感:

如果你会有孩子的话,你要给他/她看真正的文学而不是“满分作文”。老生常谈,只是我第一次有直观感受。

生活在真正的文学里吧,北京的冬日曾经听过驼铃,看过社戏后坐着小船回家一边吃豆子,地坛现在是什么样,百草园枯竭了吗,三味书屋还在那里吗,月下的西瓜地里有猹和闰土,来年还会来到这里叫着“迅哥儿”。

人不到要死的节骨眼,是很难改变一些想法和想清楚很多事的。

所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嘛。一切都和我无关了。


刚刚看到微博上有人说“悲观的人不是觉得世界很糟,只是觉得这一切和自己无关而已”。我不是说自己是这样,但是很接近,我不喜欢我自己,我觉得好这个字离我好远啊,可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好的东西。

这个世界真好啊,我也想成为那么好的一部分。

冬天实在是好冷啊。而太阳他一定不会这么想。


时常也许会向认为可以成为更互相了解的朋友,更多机会能更了解我一点儿(。)

但也只是暗示之类的啦,我十分不想强行逼迫对方,互联网友情是塑料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断了联系,而除此之外我们对彼此的生活一无所知...

忘了说了,我本人十分犯贱。在别人对我很热情的时候,总是不好好维护,直到对方讨厌放弃我了,我才害怕紧张,对失去和你的联系感到惋惜和后悔。

所以,如果觉得我不够热情,请对我放置play!...不,请别这样(哭了起来)

我总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却又总是因为很多事忘记。


早上的时候,白鹿的小胸针掉到地上粉碎了两次,看了它好久还是扔进了垃圾桶走掉了。扔掉时悼念了一下他的漂亮和小贵。


因为这过于不热烈的气氛,才忽然想到了终于要到的分别。今年大概就是我们四个的三场宴了。可九年的时间还是这样难得,还是希望在后会无期的未来,能够相聚有时。

让我觉得今年最冷漠的你,啊,不要误会,我真的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这很正常,只是刚刚感慨的时候忽然想到初中刚刚毕业的事情了,你问我和竹媛,我们的友情是不是也终于有一天会消失啊,我和竹媛根本就是笑嘻嘻地说“啊不然呢?”,你当时什么也没说,后来在快分别的时候哭着跑出电梯了,我才...

“他不说话的时候并不惹人讨厌,啊,不是,其实说话的时候也...”

一些klance XD

keith个人&部分sheith XD

哎啊,愁死我了。

今天我妈就是今天忽然跟我说:你要不去找个实习吧,工作要自己找哦。

天啊我就在想,您哪来的对我的自信能不能把这个自信也分给我一点点啊?我的专业真的毫无对口性,我能想到最关联的就是新媒体运营,which is,微信公众号,微博运营??可是这样我又觉得我本科读的好没用啊这两个是最没门槛的职业了...总之今天在好多求职平台瞎投了我的垃圾简历,还真有猎头找,不瞒你说能找上我的猎头我猜您公司也不怎么样了吧...明天还得去一个面试了虽然我的心态是闹着玩啦,总看到有人说第一份工作有多重要,愁得我脑袋都大了,研究生又是我明年五月和九月才考虑的事,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一年会怎样了,但是今...

虽然我没有具体的理想,但是还是有宏观对世界的理想的,也不复杂,就是模糊的概念,人人尊重彼此,衣食无忧,老有所依那种,没有歧视啊之类的,听上去真是不可能。
我想到有一天我是要失去这种理想的,和所有大人一样生活到庸庸碌碌里,就稍稍有点惆怅,然而,开什么玩笑,我其实也是理论上的大人了。
可就算如此,我从小受到的教育里还是告诉我要善良,一定要善良,要相信善良,还有爱和尊重,人生而平等。我活到现在怎么会不知道世界的本质完全不是这样呢,甚至恰恰相反,甚至更丑恶,更残酷,人性在发臭。人类没救了。
可是在对未来的教育里,对真善美的绝对认同和执着,尚让我觉得人类还有点希望,只要对美丽的东西还有憧憬和希望,一切就都不算...

感谢purpleneutrino太太同意我在b站传XD

第一次在油管看差点看哭了...知道keith和shiro pre-kerberos的事和官方对他们的过去的承诺以后,在想这个video就更...天啊怎么会这么合适啊...

“你在我们相遇时教会了我星辰的勇气,宇宙的无垠和星光的不朽在你眼里好像是那么轻易的事,可我多想再听你说一次啊,付出一切都好,我多想再听一次啊...

如今的我亦不畏惧宇宙的无垠和永恒,你才是如此珍贵的美丽啊。...”

-------------------------------------------------------------

You taught...

是这样,我不能保证我回家就可以天天很开心,我也清晰的知道回去后要面对多少麻烦的事,可是“回家”的感觉对我来说永远是好的。


老陈的《还乡去》安安静静地,你走着走着抬头就像看到家了。

然后我分享唐映枫的填词,他是现代诗人啊。


      青松排两旁 中稻与泥塘
  垂钓俩三竿 不远是工房
  早起有浓汤 雾水是清凉
  二月喜色来 爆竹啊禁放
  还乡 又还乡
  只怕来年无新愿
  而旧愿还尚未偿
  亲疏也拜访 年味见卖场
  老友新婚啰 不便家里躺
  工作如意否...

1 / 9

© 九只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