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木童子很多烦恼

茨木童子很多烦恼


下篇《酒吞童子很多烦恼》


*ooc当然算我,他们属于彼此。

*茨酒碎碎念

-----------


他在某处荒山上找到了昏睡的酒吞童子。


大妖怪于是收敛起了妖气,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鬼王。

妖鬼自然是不需要睡眠的,但仍然需要在必要时补充力量,吞噬人类也好,向同类索求妖力也好——而酒吞童子一贯地选用了人类的方式。

这亦是他强大的证明之一,即使将无所防备,也自信绝不会有妖鬼不自量力到选择在鬼王睡眠时偷袭。

茨木是知道酒吞不会有事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也无法解释心中的不安,于是依然夜夜循着挚友的气息去找他,守他。


鬼王的双眸闭着,眉心舒展着的神色里透着的尽是素日不可见的脆弱......茨木想到这里的时候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脆弱?可那是他这时唯一能想出的词。鬼王日里的样子在茨木的印象里,总是有些锁着眉头的,王微微低下头,紫色的眸子看向你时像是锐利的剑——那可是令人鬼甚至神明都要忌惮三分的酒吞童子啊。

可此刻休憩状态的鬼王没有了张扬的妖气,金红的长发肆意垂落在他的耳畔,面颊,身侧,衬得裸露在月光下的肌肤是触目惊心的白,那不是妖物皆有的惨白,他的身体透着人类才有的血色。那白中透着的鲜活的红,配合着此刻那掩盖在长发下的耳尖,看着到真像是个人类了......但他比普通人类都更要俊美强大,即使为人子,挚友也是如此惊为天人…...唔,这些得记下来,下次有机会就说与他听。


茨木不喜欢人类,人类是弱小的,是贪婪丑陋的,可酒吞童子喜欢人类,而茨木喜欢酒吞。

他们也都曾为人子。若是说自己也许生来就是要免不了最终化为妖鬼的命,酒吞在这一点上便与他不同。闻言说他曾是某寺里的小和尚,因不似人间的俊美外表而招致了嫉恨和排挤,那些恶使迫使他成为了妖鬼。

看啊,人类这样贪婪丑陋。

茨木也曾在还未觉醒时受到村人的排挤,好像出生是他的过错,一切错和不详都被归于[鬼子]之名,肉体与精神的折磨伴随他直到身而为人的躯体死去,妖鬼茨木童子诞生于世...所以酒吞也是被那样对待过吗?

酒吞没说过,茨木也就不问。

人言常道妖鬼丑恶,而最丑恶的却不过人心。人类愚蠢至极,便才将一切的恶,甚至于人类自己犯下的孽障都归于妖鬼,退治不了大妖,便尽是欺凌萤草花妖那般植物化作的小精怪。

他们不知道强大的妖怪都是人的恶化的实体。人的恶越多,妖鬼才越多。妖鬼是人的镜子,恶与恶是互等的,这是阴阳之理,平安京的阴阳师曾这样说。

“若是如此,为何要退治妖怪?这不是人类自己的恶果吗?”

阴阳师露出了他一贯的笑容,茨木觉得那男人的眼睛像是潭水看不到底。


人类的恶生出了妖鬼,而当人类将自己的恶作在同类的身上,酒吞因此由人化作了鬼。

人类的身体是脆弱的,仅是肉体表面的伤害就要花上无数个日月去恢复,茨木想起了自己尚未觉醒时曾受到的伤害。他不能想象挚友尚为人子时也遭受过这些虐待,他希望挚友不曾经历过这些,可那样的酒吞就不会化作鬼了……而若作为平凡的人类一世,他们的世界又要如何交叠?

茨木总是希望他的挚友能得到世上最好的一切,可他却同时也害怕着那代价是他与挚友不曾相识。这样想的吾是否有些矛盾…?


“嘶……”

酒吞忽然翻了个身,他本是倚靠在那不离身的鬼葫芦上,这个翻身约等于是要扑上茵茵的草地。茨木下意识用鬼气接住他了,鬼手有些过于冰凉,而鬼王的身体是炙热的,茨木不想弄醒他。

半浮在空气里终究不是办法,茨木于是跪了下去,鬼王的身体因此得以落在他曲着的腿上。这下茨木只能看到酒吞的侧脸了。酒吞的眼窝很深,因此低头看人时眼里总是多了些阴影。

他这么想着,小心翼翼地撩开了垂在鬼王脸上的长发。在一片光影的交叠里,茨木感觉到酒吞平稳湿热的呼吸正隔着布料扑在他的腿上。

他很久不似这般安静了。白发的大鬼不自觉地笑。茨木总是笑着,在看他人时又总是微微抬头着俯视,这份不可一世的气焰配上他的力量倒是并不奇怪,却总被酒吞拿来当作笑他的话柄,小鬼就是小鬼。

酒吞一直拿他当那年“从茨木捡来的乳臭未干的小妖怪”,有时会让茨木觉得像是雄鹰护着雏鸟,即使王的脾气暴烈,但对他总是关爱的、宠着的,是爱,但是总有什么不对,茨木觉得不对,也许是他理解的不对,但总之他求的不是酒吞这样的爱。


他兀自想得出神,以致和酒吞离得这样近,过了半晌才忽然看到红发大鬼的身上聚着淡淡的光,他身为妖鬼的躯体正本能地从山野中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补充力量。可这片山林委实有些过于荒芜了,酒吞向来不刻意挑选休息的地方这一点实在令茨木十分……罢了。

于是茨木极其小心地释放出了自己的一些妖力。

他当真是十分克制,他已经这样做过好多次了,以至于关于酒吞觉醒后火焰般的红发愈发浅了......茨木思考这是不是和自己的妖力太强势有什么联系。

酒吞没说什么,倒是大江山其他的小妖怪们总是看着鬼王如今在觉醒情况下愈发闪耀的白发有诸多想法,时不时还看看茨木。

不过茨木有一个优点,当然也不知道算不算优点,心眼很大,从不屑于小妖怪间传来传去的流言。

事实上茨木一直不明白,除了吞噬其他妖怪,两只妖怪之间到底还能怎样补充力量呢?像现在这样通过释放和自主吸收实在是相当缓慢的过程。茨木关于妖怪的一切都是酒吞教与他的,酒吞有时候会说“有些事没法教”,他也就作罢。茨木没有什么别的朋友,与其说小妖鬼们对他毕恭毕敬,倒不如说一看到他便吓得屁滚尿流。白发大妖怪在败给酒吞的那一刻便认定这世上他只有酒吞一个挚友,对谁都不肯再正眼瞧了。白发大妖本觉得没有问题,强大的酒吞童子站在鬼族之巅,是他所追求的强大的极致。直到那一天饮酒时酒吞问他:“茨木童子,你究竟是为什么一直追着本大爷?”

“当然因为挚友是鬼族的至强,挚友的强大令我着迷,吾……”茨木当然是脱口而出的赞美,这些话他与太多人说过了,而只要是关于挚友,说百遍都不会腻烦。

“……那如果有一天本大爷不再是至强了,你是不是就会远远滚开我了?”

酒吞说这话时嘴角带着的是轻佻的笑,茨木没料到酒吞会这么说。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怎会因为这种事就离开挚友,”,茨木下意识地否定,“因为吾……”

因为什么?

茨木发现他从来没想过为什么。

他自然是喜欢强大的,冷静的,站在鬼族之巅的酒吞童子,他一直以为这份痴是因为酒吞的强大。

可他忘记了,他对酒吞的执着从来没有过迟疑。在酒吞遇到红叶后,那个借酒消愁的,颓靡不堪的鬼王,虽然心有不甘,但他也是爱的。酒吞的强大,酒吞的脆弱,酒吞的好,酒吞的不好,他都一并统统咽下了。

他才忽然发现了自己爱着关于酒吞的一切,只要与他的挚友有关,一切在他心里便都是好。

那么自己便不是在追求力量。


哇,傻子,你真的是傻的吧。灯灵的眼睛里透着不可置否的惊异,她甚至忘记了自己其实是想好好嘲笑茨木。白痴,就这样你还非要叫他挚友了,难怪那个酒鬼愁眉不展的,我都同情他。

青行灯,我不是叫你特地来笑我的,要不是见他与你交好,我也不会叫你来。

哎呀,你这些话倒不自己和他讲。

他不理我了,一直躲着,大江山也不回了。我去找他他也不肯听......

我不管。灯灵笑得幸灾乐祸。你们自己的事,他跟我讲的事我不会说与你听,你与我说的事我也不会转告他,就提点你一句,日后莫忘了谢我。

什么?

小子,别那酒鬼不主动教你,你便就觉得这世界上只有友情和君臣之意了,你对他的那不是友情也不是君臣,自己问他去吧。灯灵说完就笑着消失在荧光里了,留着茨木在原地傻愣。

不是友情该是什么?


他也许该自己问酒吞的,那妖甚至就在他的怀间,王炙热的每一息都落在茨木的身上,日日如此,默默地守他茨木不觉得厌烦。

可此刻他觉得不够了,他有好多好多问题和好多好多话想告诉挚友。而机会就这般在眼前的话,他在犹豫什么?

茨木不害怕酒吞发脾气,倒不如说酒吞童子在盛怒时昂扬的战意也让茨木兴奋不已。他怕的是他的不理踩,他怕的是自己没办法解释自己。酒吞没有教与他的他便不知道,不知所谓的情绪又应当如何说与那人听?

若不是为了追求力量,为何还留在他身边?若不是友情,又是为什么愿为他献上一切?为什么想要他的目光只落于自己一人身上?为什么连并着他的欢愉和痛苦都想要得到?为什么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唯有关于他的一切鲜艳明亮?这颗心早已被他支配走了,可身体仍然属于自己。身心不在一处,所以才会这般难受。

酒吞童子,酒吞童子,是你又在支配我的一切吧,不然为何你不说不做,与我万水千山之隔,我却还是因你感到这般痛楚?

......快要窒息了。


他像是忍受不住似的忽然用仅有的鬼手紧紧箍住了他的王。

而这不够,茨木多希望他能用更健全的姿态更用力地拥抱他,若是无法说出口,他便想把心中所想化作行动吧,他无法再忍耐了。

可他仅有的左手却是无论色泽和质感都可憎的鬼手,他无法抱紧他,便只能用尽力气却同时害怕会伤到挚友。

茨木埋首在了挚友的颈间,浓郁神酒的气息令他的神智无法明晰。不是因为那酒,而是因为那是挚友的气息。

茨木是可以化形的,化出健全的身体,可因为酒吞曾说他觉得茨木现在这样也挺好,茨木也就一直保持这副样子。可这样的自己是残缺的,不完美的,即使已经足够强大,也是否不再适合站在挚友身边呢?


他这么想着竟是要落下泪来。金色的光从天那边蔓延开了,天之将晓,他应该走了,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

茨木不介意一直如此只是这样守着酒吞,他愿意等他,可等他什么?

他忽然想起酒吞也曾等那红叶林中的鬼女,不接近也不干涉,只是远远守着她,视作星辰视作月光。情爱之事让一向强大的挚友脆弱和痛苦。

…而此刻痛苦的是他。茨木童子像是开了窍了地想起青行灯说的话了,

你待他那不是友。

不是友,是......


茨木于是定在原地了,这次他不打算走。


“酒吞,我......”

像是回应茨木的呼唤,鬼王睁开了眼。





——————

...又臭又长能看到这里的话我其实十分吃惊,

那么《酒吞童子很多烦恼》即将上市!(

评论 ( 22 )
热度 ( 394 )
  1. Redcommon九只鲸 转载了此文字
    心很软了……

© 九只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