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盗joker| 旧事未闻

--

-我发现我竟然是在windows端存了文档的,所以重新发一下,图的那个待会儿会删掉哦抱歉030

-d和k的旧事未闻。

-是上周即兴写掉的,和原本想的差很多...原来想的标题是“成为president.D”(致敬《成为简奥斯汀》,虽然我没看过。),想讲讲自己心目中的d所经历的事,但是暂时没想好如何收尾,作罢。

-写的时候想把主题换成苹果,青色苹果,但是太迟了,所以还是用了就是未闻,那些关于你不知道的,成为president.D的事。

-没啦。

-----------

 

(一)

 

十月末时候的天气已经不再适合只穿短袖了,他在家里的时候穿上了马甲。

 

他打开了橱柜,那位助手小姐看起来今天并不在家。

茶壶被打开时溢出氤氲,会有红茶和饼干,慵懒午后的时光。

 

那件事以后我已经时常来他的飞艇上拜访,但似乎总是撞上怪盗joker和他吵嘴,而即使joker不在,那位助手小姐也总是常伴他的左右,今天的情况还实属难得。

 

“……那时我走以后,dump有觉得高兴吗?”

 

茶的温度有些微烫,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只让人觉着昏昏欲睡。我忍不住眯起眼睛,这样的环境和强烈的明暗对比总让人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而在那片一半是光一半是影的恍惚里,他忽然开口了,我有些措手不及。

 

他应该是笑了。我喜欢他笑的样子,又绝不仅是为幼时发生的事感到亏欠。他的五官精致又显得过分秀气,或许作为男性这样说不合适,但我仍然坚持地觉得,十分美丽。而在我们曾经短暂的相处中,我确实不曾见他笑过。

 

…不对,是见过的。在那年的满月之夜,却是因为他终于可以离开我。而在他不在的岁月里,在终于重新得到他的消息的岁月里,只有我注视着他的岁月里,那些因为快乐、幸福、满足、骄傲的笑容,闻所未闻。

 

我开始只是害怕、恼火和无助。他离开之后我迅速拜托下人们取消了行程并尽快联系了父母,回去之后我告诉了他们King的事,他们的眼神在我看来满是不可置信和失望。King是妈妈的姐妹留下的唯一的孩子,而我作为表哥不仅没有善待他还弄丢了他。父母没有多说我什么,他们花了重金联系各方面关系也没能再找到King的任何消息。是我的错觉又也许不是,我和父亲母亲有了一些隔阂,毕竟谁能相信彼得潘带着温蒂离开的故事会真实地上演,一群不足十岁的孩子可以击退海盗还带着剑齿虎坐小皮艇消失在海上?

 

可孩子不会明白这些对错,就像他离开时毫无顾忌一样,我在那时也并不知道如何表达对旁人的重视。我曾以为父母对他离开的痛心是因为他事事比我优秀,他们惋惜消失的是他而不是我。在想到这一点以后,我决定做出一些改变,现在想来,在那个同样有些沉闷的午后,竟成为了如今一切的开端。

 

“...唔,king走后的那天,dump决定要成为president.d。”

 

 

(二)

 

“……需要牛奶和砂糖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是心不在焉还是胸有成竹,白色的小颗粒和醇香的液体被直接混入了我的红茶中。那醇甜的气味一定和小时候的无异,就像少时我总是要求他做的一样。会甜到发腻,却在触碰到舌尖的那一刻满心欢喜。

 

 

……欢喜着,也许是欢喜。我再次得到了他的消息。在他消失的三四年后,怪盗king渐渐出现在了一些不起眼小城市的新闻里。

 

群青色的长发,金色形似王冠的前额发,紫色的瞳仁,和怪盗jack总是一起出现。

 

我有种难以抑制也难以形容的情绪,兴奋得像是终于获得了什么救赎,不再背负着父母的失望,也终于不再感到负担……是这样吗?在离开了我之后的他那么快乐,那么他眼里的我究竟是有多么的不堪?从心底厌恶着我吗?那日离开时你的笑容,仿佛能够从我身边远远逃开就是你最大的幸运一样。对我来说你是身边唯一能说话的人,你却视我为累赘,甚至连父亲母亲都更喜欢你,那么我到底算是什么……

 

“dump 少爷,要告诉老爷夫人关于king少爷的消息吗?”

 

“......不必。”

 

“…那需要我们去找他回来吗?”

 

“没那个必要。持续定期地给我他的消息吧。”

 

……再见他之前,我想现在的我还没有准备好。

 

我知道他,他说他要成为怪盗,他就一定可以让他的名字在这个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我不会一直是那个看着他的人,我也不会去找他。

 

…我要让他来找我。

 

 

 

(三)

 

“.....唔,牛奶和砂糖很好~但稍稍还是有点太甜了。”

 

“啊,抱歉...是我走神了,不小心就......”

 

“…我很喜欢。”

 

 

几年后我向父母提出了一笔不菲的资产,说希望能搬出去完成学业和建立自己的资本。他们二话不说便同意了。

 

他离开的这些年里,为了向父母证明我也可以和他一样优秀,我努力尝试了所有他曾做过的事,每一样都努力做到最好。我想这也许是后来父亲母亲如此信任我的原因,抑或,关于king的事,依然是多年来我们始终没能解开的心结。

 

与此同时我瞒着父母关于他的所有消息。我定期例行的看着各项情报里关于他的所有消息,行动,饮食,穿着,喜好......也许是看过太多次,甚至也许在不知不觉中我也受到了他的影响。

 

会喜欢红酒和牛肉,对紫色的偏好,妆容,耳饰,领巾,长摆的外衣。有些甚至我难以分清究竟是自己的喜好如此,还是被他影响,抑或是他也许也曾经受到过我的影响......?

 

 

(四)

 

“…你变了许多。”

 

 

我不再像从前那样对身边的人任性了。[恶魔之牙]在初期建立时也并不繁盛,选择追随我的人都将在不久的未来成为我的心腹。

 

我时常留心他们的事。

 

“你想要做的事就去做吧,我会帮助你。”这句话一次又一次地说出口,以至于次数过多,我想我大概是宠坏了他们中的一部分。

 

你想做的事就去做吧,我会帮助你。这句话如果对那时的你说,你也会对我敞开心扉吗?

 

为什么大家在遇到怪盗joker以后都变了,我想我一直是知道原因的。

是我做的不够好,那一年,这一次,我都输给了他。而如果时间能倒退回那时,我这样说也不会改变king。人在重大的变故发生时总会想要逃避,会需要一个崭新的地方、人,以至不会再想起曾经,而我无法给他那样新的开始,错的人从来只有我而已。

 

我已经,有了至高的权力和财富,有了忠心耿耿的下属,我所伫立的王座之下,目之所及的人们对我俯首称臣。已经能得到想要的一切了,人们看着我的目光带着敬畏,他们讴歌president.d的优秀和强大,可dump从不曾觉得自己获得了任何救赎。

 

他们并不认识我,而你,joker和那个金发的女孩,你们认识真正的我,那个永远停留在那个满月之夜的你们眼中,无助的、自私的、笨拙的、傲慢的、不堪的...最初被你否定的我,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让你注视?

 

那个从最开始就拒绝了我的你,就如此厌恶着我吗?……

 

 

(五)

 

“但是......也一点没变啊~”

 

“……”

 

“dump你,还是这么死脑筋啊,真是的。小时候也是这样,你为了没必要的事总是对我呼来喝去,想说话的话可以直接告诉我啊。你老是来这里,可是又总是不多说什么,对我问东问西,可你一定还有别的话要说吧?”

 

他看向我的眼睛那么真诚。有什么洪流正在压抑着胸口,像是大坝决堤的前一刻那样令人窒息。

 

“......dump你……是讨厌我吗?”

 

“在讨厌的人是你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喊。他一言未发地看着我,…..一定又搞砸了。

 

“是你吧,king......在讨厌的人……”我只感到眼眶炙热的温度,喉咙嘶哑得生疼,“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向你递的苹果你未曾咬下,无论我如何努力都不曾对我笑过的你……而即使是我对你态度恶劣,你也未曾给我过哪怕一点点反应…是你讨厌着我,是你……”

 

“Dump……”

 

“而我唯一一次看到你笑,却是因为你可以离开我家,可以 彻底远离我……是你从心底里地讨厌着我啊。”直到双腿感到无力的那个瞬间,我才意识到了自己的歇斯底里。跟前地上有几滴水渍,我大概猜到了自己现在看上去是什么模样,太难看了,就像小时候一样。终于冷静下来的我感到无比后悔,什么都没有说就好了,不曾来过就好了,那时没有追查他就好了。

 

......那时不曾与他说话,不曾见过面的话…

 

“砰!”

 

“哇疼疼疼!!!!”

 

敲到我头的是一本看上去像是相册的砖头本,king举起它又从一侧冒出头来:“我说对了吧,你这家伙还是一点也没变,真任性,擅自要决定我的想法和曾经做过的事了嘛?”

 

他拿着一块紫色的手帕,右下角有一个小小的金色王冠,用黑色的花体小小地绣着一个“s”,然后这个两个小图案在眼前忽然被无限放大——

 

“噗额……king,king,我可以自己擦脸的,你别……”看不到前面的我胡乱着想去抓他的手。右手一定是穿过了他的长发,我这才反应过来他的脸此刻与我靠得似乎是那么近。

 

“我看不到前面,King......”

 

“我没有讨厌过你啊。”

 

有什么东西如鲠在喉。

 

“对不起,Dump,对不起……”他的声音很轻,诺大的屋子里空空荡荡只有我们两人,而我依然忍不住屏息。

 

“要道歉的人......明明是我才对。……父亲母亲去世的消息让我一蹶不振......甚至在那片大雪里,我没有了力气趴在雪地,周围安安静静。而当伯父伯母找到我把我从雪地里抱起来时,我在他们温暖的怀里不停地哭着,想的却是为什么他们要找到我,为什么不让我就这样死掉呢……而Dump,哥哥,你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是我挥之不去的心结。每当看到你和伯父伯母在一起幸福的样子,我却如何也无法高兴起来…是我在羡慕,而在那样的场合,我无论如何也无法笑出来……”

 

“是我被痛苦蒙蔽了双眼,没有办法感受到身边的光和热。”

 

“而你给予我的善意,我悉数拒之门外。”

 

“Dump,要道歉的是我……而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

 

 

 

(六)

 

你啧嘴的时候皱了皱眉头。

 

哎呀,那是肯定的吧,小笨蛋。那还是一颗还没成熟的青色苹果啊,所以才会酸涩得难以下咽。

 

会因此讨厌吗?但你要知道它终有一天也会变得甘甜无比,苹果是象征着幸福的水果,你一定会喜欢它的味道。

 

到那时再和重要的人分享吧,他也一定会喜欢的。

 

 

(七)

 

“喂,你……这个苹果给你,别老是一个人在那里苦瓜脸了啊……看着就让人心烦!”那个酒红色短发的孩子别过了头去,他分明本来不是想这么说的,可恶,本来是想和对方多说一些话的,这次他一定搞砸了……

 

“……谢谢你,Dump。”

 

接过苹果的蓝发少年笑了,他黯淡的紫色眸子在阳光下闪过了一道光。

 

而那个转过头的孩子,并没有看到。

 

 

Fin.〉

 

评论
热度 ( 12 )

© 九只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