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其实本来只想提一下今天又重看了《少革》的剧场版,结合其他人的影评,有些想感叹的东西,然而意外刷微博又看到了你国的一些事和一部分网友的论调,一时火大,也想找个地方发泄一番。(实在是懒得在微博里直接和对方开始理论,微博用户群体水平参差不齐,万一人家逮住我就是一句“你傻逼”我还不是自己找气受了。)


那还是先从《少革》开始吧,真是十分感谢豆瓣上一篇影评,对故事中学生会中“王子”们各自所代表的形象进行了十分有逻辑和意义的解释,可以说厉害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我当初看的时候心里只是隐约有个感觉,但是远远不能用有条理的文字来表达。另一篇从其他平台转载来的分析就更加有启发性了,可以说我上一次看的时候,从《少革》里看到的东西还是太表面了,特别是其实,我根本没懂凤晓生为什么对欧蒂娜说:“你也只是在玩王子游戏而已。”,我不知道这句话具体的意义何在,欧蒂娜也许的确还在思想上不够成熟,想把自己从公主变成王子,可是她的决心早已足够坚定,如果这样的欧蒂娜都无法冲破男权社会的束缚的话,究竟为什么欧蒂娜的革命还是成功了?

这是我这次才结合他人的理解和自己的解读悟出来的,也许是作者想输出的一个意识:不,不是的,如果你想拯救公主,并不是作为公主的你必须自己成为王子——而是这个世界,就不该存在“公主与王子”这种刻板印象的关系。“公主”也许需要“王子”的保护,可如果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公主”呢?王子也就不复存在。拯救身为“公主”和没有任何权利的只能听从婚约者命令的“蔷薇新娘”安西,真正能拯救她的,根本不是王子的力量(所以即使凤晓生得到了欧蒂娜的“迪奥斯之剑”,也就是“王子之剑”,仍然无法斩开世界尽头的白色大门,而欧蒂娜却能在最后徒手掰开了紧闭的门扉,向世界尽头的棺木里,向安西伸出了手)。

成为王子是没有用的,公主自己成为王子不过是再一次带动了一个保护者和被保护者互相需要的死循环。真正的出口是打破传统的壁垒,跳出被重重束缚的怪圈,世界才能再次出现在你眼前。

以及同样,打破这个格局,拯救的也不只是公主们,这同样解救了王子们。男权社会下男性同样受到压迫。

就这样,不上不下的结束了,打算重看一下tv版。


—————是分割线—————

这样出了一波《少革》(全名《少女革命》xd)我就有点懒得发牢骚了,不过鉴于我对这种言论不爽很久,还是在lo槽一把。

哎哟,真的别再说“...我以后一定要移民”这种话了好不好,我知道是因为没有一定社会经验和了解,以及对现实的绝望才这么说的,可是为什么要把“移民”当做救命稻草?这口气就像只要“移民”,问题就能解决了似的,你难道不知道,哪怕是美国这种发达国家,北欧这种发达地区,内部也存在诸多问题吗?

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发展中国家在各个方面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甚至很多落后国家这辈子只能被第一世界,甚至我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狠狠踩在脚底永世不得翻身?

你到底学没学过历史啊?

资本主义的原罪你心里真的没数啊?

还有你是不是把人类想的太好,把第一世界文化想得太纯粹了?

你以为自己去了国外就不存在束缚和壁垒?

你清醒一下自己是什么人种,来自什么国家,什么性别,说得难听了,可是这些壁垒在整个世界都广泛存在,只是我国更严重点而已。真的不要觉得国外安全,并不安全,很多留学生的不幸遭遇你是真的没看到过了,而且你是真的不明白文化差异带来的痛苦。

我觉得,既然真的很想去其他国家,不如真的,我没别的意思,我真心实意地觉得你应该许愿来生绝对不生在种花家,需要建议的话,我觉得新加坡其实还行...或者就干脆生在第一世界的中产阶级家庭里,也可以说一声都没什么特别大的烦恼了,专注建设自己的精神文明,其实倒也不错,因为论生存条件我国确实有些恶劣,但是没办法,我这辈子算是栽在国内了,只会想办法尽量让自己生活得更好,更好一点,难得来人间走一遭,已经受过的罪我就尽量去避免了。

其实真的好好讨论“移民”对大多数人来说要面对的苦难(不只是这个决定带来的现实难度,人是真的老忘记考虑自己的精神影响诶,想说文化这个东西对人的影响远远比自己想象得要深得多。其实你是谁不取决于你的血统和基因,全部来自你所生活的社会和社会文化。所以“文化环境”一旦改变,你就是必须要重生的。这个重生,很苦难,在此我不做更多解释了。),可以详详细细写很多的。但是,明天我也有很多事要做,就不继续在lo花时间了。

20岁再过几天就快结束啦,是没有鲜花和仪式的典礼,这个天气更没有太阳,幸好,也没有过生日的习惯啦。

评论

© 玖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