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心是不是多碎碎就可以医好了?

竹老师今天早上和她妈妈说:“最主要是你吃好,你赶紧好,年轻人(指带我)忍忍(牙疼)没关系的。”

我是没立场对别人指手画脚的,更别说我是被照顾的人,可是那个瞬间我才想起来“是哦,这里始终不是我家。”,包括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和我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的心的距离也还是那么远的,就是你一直知道总会有一道墙,可是你真的看到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始终在那里。

最近观察别人的结论是,确实应该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身边人为了你的幸福付出了多少东西,所以尽量体谅和温柔。在对象是我的时候我总是后知后觉,看着别人就觉得十分明显。竹老师的妈妈来这里照顾我们的这一个月,她付出的代价我太看在眼里了,可是因为是自己的妈妈,竹老师没我这样敏感,竹妈妈每次做完事情在我背后的沙发坐下看电视或者休息睡觉的时候我就觉得好心疼啊,她来这里除了照顾我们意外根本无事可做,牺牲了多少?都是因为竹老师前段时间的精神状态不好,每天给妈妈打电话,她的妈妈才寝食难安地决定马上搬来照顾我们的。

可是竹老师和她妈妈斗嘴的时候就像忘了这些付出一样,我在家里也一定一样。

哎,时常觉得她十分自我(也确实),我应该多少程度上也没好到哪里去,虽然外在表现和她不同。她的男友能忍她可真好啊。嫉妒十秒。

总之就算和朋友的家人再熟,很多时候觉得心也许贴的多近,墙还是安安静静在那里的,“来成为家人吧”现在想来大抵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不一起经历大起大落和同生共死又要如何建立起共难的情谊,特别是对方本就有家庭的情况下。我猜对keith来说接受所有人成为家人大概确实是很难的事情,对他来说最不公平,他一无所有才不敢依靠,众人都终有归所,他万水千山只有一地冰冷和只剩下回忆的故乡,什么都回不去了。

评论
热度 ( 1 )

© 九只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