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十分容易感觉到社交压力很大的,特别是这个环境里其他人如果之前就认识,他们说话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然后就干脆不插话了,为了避免这个空档的尴尬,可能看看手机之类的。...

因此有了孤僻这种评价也是没办法的事。哎,所以我的毕生心愿是能有一项技能,能让我不社交就养活自己了,可惜这辈子不太可能了。哎。

说到底我这个性格还不是因为初中那个环境...今天看到那句话说,有时候痛苦只是痛苦,无法构建你好的个性,也无法让你更加坚强,他只是伤害你,你却还以为那是成长必须有的一部分。杀不死你的让你更坚强吗,才不是那样的,没有杀死我的东西说什么也把我杀的半死不活了。我觉得从那个时候我的人格才是被真的摧毁得只剩下渣,所以我现在的行为习惯,只是剩下的最后一点人格的自我保护而已。你学会去爱,可是你都不知道怎么爱自己,这让我觉得自己十分十分,不健全。其实很好解释,我的全部问题来源只是不自信而已。父亲把那就自信点吧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好像这和喝水一样自然。不过我也确实比以前好一点了,不知道是不是我会演了?

我记得我爸和他高中同学每年会有小型同学会,总共就四个人,都会带自己的孩子来。第一年的我,大一,总的来说还是比现在拘谨很多,十分十分拘谨,整个吃饭过程让我不自在。

去年,大二那次,那一年不能说我的改变很多,但是起码剪了挺短的头发,也渐渐得无所谓了一点,也不觉得很难应付这种场合了(可能也是因为同龄人只来了一个?...我十分不擅长和同龄人相处就是了,特别是看上去就很social那样,我的问题,就很害怕...我也觉得很我很傻逼啦)。总之被评价很会来事?连我爸都很高兴。当时我心里很复杂,觉得很奇怪,那就当是我会演了吧。但这样社交毋庸置疑让我觉得十分疲惫,十分窒息。

就这样吧,瞎写写到这里,去做个晚饭。

虽然还是老生常谈,但是,稍稍也,会有点难过的。

评论 ( 6 )
热度 ( 1 )

© 玖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