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街灯取暖”

“也好 各自聚散”

初看《三体》的时候,在叶文洁决定让人类自己走向毁灭的时候迟疑了一会儿,个人仇恨足以让她决定全人类的存活吗?

但是仔细想想你也会觉得人类很没救,最简单的例子是当年伦敦治理雾霾是国家经历经济转型后,把污染源工厂大量迁入第三世界国家,亚洲,东南亚,我国也是之一。我国未来治理环境也必将经历经济转型,转型的过程里缓慢开发清洁能源,以及无法取代的重污染工业,迁入其他第三世界国家,所谓的治理也不过是保护本国利益,你岁月静好之处,有人替你死去。人类毫不遮掩的弱肉强食和恃强凌弱,把自己创造的歌颂的美德丢到谁也看不见的地方。

我觉得人类根深蒂固的有一些不可救药的东西,永远贪婪丑恶,可人类引以为豪的情感也永远高...

我的喜好对自身其实有很多趋同性,因为只是我的个例,无法论证剩余人类的态度。

但确实在某一人、事、物,任何东西上,只要我认为其与我的“任何”有相似,就移不开目光了,自以为地建立了联系,自以为地了解,自以为地默契。

这个世界大到让我眼花缭乱,在万千的纷乱的颜色里被我定格的你,大千世界里,亿万生命里,大概在这些错开的时间线里,心里也许真的共通了一秒。大千世界里做了一秒的同类,而这是全部的意义。

说到底是以为理解,并擅自建立了和你的联系,大抵一直是这样。

说到底也只是渺小的存在,我不说你便不会知道,所以我想怎么自作多情都行吧。

很久很久以前,人本该在二十岁时就死去的,可是人类发现了火,人类强...

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让我觉得是特别的个体,区别只是是否与我互相吸引而已。所以我在想,要是这样就好了,要是其他人也是这样想的就好了,我在别人心里也会的特别的,也许是坚强的,努力的,不一样的。那样就像我得到救赎了。

可是与此同时还会伴随着冒充者综合症,真的对不起,我一定没你想我的,那样的好,那样的你还会觉得我特别吗,还会喜欢我吗?

卑微的,怯懦的胆小鬼。

可我多想告诉你啊。

一直看着他人,无论是多么亲密的关系,他们都对对方有所保留,向家人恋人朋友交出自己的不一样的碎片,人类之间保留了一定的心的距离大概的确是快乐的事情。

当他们把全部的所认识的你拼凑在一起的时候,你也许就能发现自己活得多么鲜活了。

我不知道如何,或者说害怕去表露情绪。

本能地总想捂住自己的脸。从他人的行为中学来的社交技能和反应,笑着说话还是没问题的,可是如何表现愤怒或者悲伤呢?

我很讨厌这里的一个原因是我没有个人空间,不说做别的事,我要经常去压抑真实的想哭的欲望,我实在是想不起什么具体的,更为细节的,童年或者少年时代时外界对哭泣的建构是否压抑了我的这种感觉,哭泣是羞耻的。别人在我面前哭的时候,我心里的不知所措也是某种我自身的抑制,我哭的时候别人其实说什么都帮不了我的,哭对我来说是压抑了一段时间的某种自我排解和释放,不是极端,只是释放情绪而已,为了以后能更释然的笑。而哭同时也让看着我哭的人不知所措,所以总之,我不需要这...

漆夜的低语与影随行

才不敢忘却白昼,心持光明

好的,我悄咪咪judge一下网易云音乐里给这首歌的翻译(你)。

【You were red and you liked me 'cause I was blue
你是炙热的红而我是冰冷的蓝所以我们相爱
You touched me and suddenly I was a lilac sky
当你触碰我的那一刻我的快乐也随之晕开
And you decided purple just wasn't for you
而你的改变却不是为我而来】

我觉得总的来说都挺好挺心动的,就最后一句我不太同意吧,“改变”这个稍稍有点歧义,虽然我现在想想也没什么问题,自己感觉意思应该是“你却最终选择了那本不属于你的未来...

不停地告诉自己平庸不是末日也不是罪过,会不会太过消极?

可总想成为什么特别的人,平庸和普通的话,我岂不是会被轻易取代吗?而事实上我对身边的人和我的家人来说都是特别的,为了回报别人对我的喜欢,总是想做一些事,也许也能让他们为我骄傲,我当然也知道他们并不需要啦。

当代文娱作品,大众媒体总是鼓吹梦想和英雄,成为特别的人,更好的自己,对平庸的人真是太不公平了。

何以解忧唯有让我暴富...最近牙疼就不停地上网查,看到很多人觉得看牙齿很贵,就拖着不看,其实我拖着不看也只是因为贵,比国内将近贵了三四倍我觉得,加之我在这里没有安全感,我就觉得好糟啊,我爸妈可能能给我相对还行的生活(哎,我家真真是普通中产...

他有一扇窗

他向窗外的世界张望 

他把自己写进纸张,撕碎,扔下窗户

有人会拾起那些碎片

外面的世界,有人会拾起那些碎片

当人们把那些全部的碎片拼回在一起时

他便能出现在外面的世界了

他便不必想,他小小的窗户的右边就有一道门通向外面的世界

那门的金属把手通着电

这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我却本能地做不到而已。我是真的羡慕啊。

为什么撒娇和任性对一部分人来说是浑然天成的事呢?我只会在别人问我需不需要的时候本能摇头,即使我是需要的,但是害怕打扰别人。这其实是很没安全感的体现。任性的人对身边的人充满信任,知道自己提出的要求不会被对方讨厌,但我随时都害怕打扰到别人而被嫌弃,反推一下难道我对自己的朋友不信任吗?是这样吗...?

心里的废话也是,我倾向于这样不定向的发在个人主页上,没有人有任何的必要回我,我想向别人倾诉的欲望也可以得到释放。

总觉得在思考如何才能值得被爱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失去值得被爱的资格了,因为就算被爱,你也从来不相信。

我有你们所有的缺点(当然在我眼里,你们的缺点也都很可爱!)

可是你们却都有自己的强大之处和诗歌一样的坚强。

可这些强大我一个也不占。


一直觉得陈粒的《怪情歌》唱得十分可爱,又有些惨惨,不知道套进什么cp可爱可爱(其实有很多想套的但是怕被挂(。)看歌词就知道...)。我大概现在知道了,发现很多时候喜欢的推们个性上总有和我自己重合的地方,说自己和他们像会不会太大脸了一点,哪怕有一点相似,我推们是天上最完美的钢琴,我是丑人脸上的鼻涕,你们奏出完美的声音,而我大概就要被抹抹揩去啦UWU

白昼的穹顶一片灰蒙

云压住了活着的搏动 竭尽全力呐喊和呼吸

肺却干瘪着

于是大海挤不出眼泪 不再升腾

他们在你年少时的心里筑起象牙的白塔

于是漆上黑夜

我是十分容易感觉到社交压力很大的,特别是这个环境里其他人如果之前就认识,他们说话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然后就干脆不插话了,为了避免这个空档的尴尬,可能看看手机之类的。...

因此有了孤僻这种评价也是没办法的事。哎,所以我的毕生心愿是能有一项技能,能让我不社交就养活自己了,可惜这辈子不太可能了。哎。

说到底我这个性格还不是因为初中那个环境...今天看到那句话说,有时候痛苦只是痛苦,无法构建你好的个性,也无法让你更加坚强,他只是伤害你,你却还以为那是成长必须有的一部分。杀不死你的让你更坚强吗,才不是那样的,没有杀死我的东西说什么也把我杀的半死不活了。我觉得从那个时候我的人格才是被真的摧毁...

看完马男s4了,不能说我具体的在想些什么,差不多就是放空脑子然后淡淡的又有种万物皆空的感觉,然后稍稍地偏向了丧,结尾又明亮又让人相信things will be better,可是这束光就像照在一片废墟上一样。

阳光是暖的,而你还是生来破碎。


everyone's life sucks,... and deseve to be loved?

本来只是想发个微博结果长度都和博客一样了我决定搬运...!

----------


...今天坐电车的时候忽然想,总觉得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人生难道不是应该发生很多事的吗?
在所有的电影里,屏幕上,纸上,十八九岁,什么都能做到的年纪,你的故事里什么都会发生。
这里的留学生讨论住在哪里,房子什么格局?价格?什么专业?去哪里吃饭?break去哪里玩?以后的打算?大多数时候不外乎就是这些话题,我在想,国内本科是不是也是这样,我是不是又对这里有色眼镜了?...不过我现在起码知道自己面对完全不一样的文化和lifestyle从来都抱着游客心态,新鲜尝过了,就放过我吧。(鉴于我不是读预科上去的所以认识的人...

其实完全理解想把自己的全部都告诉一个让你可以毫无顾虑的完全信任的人的感觉。

想要全盘托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知道我,认识我的人,我在她们面前表演着我应该表演的角色,不同的人我提起不同的话题,我没有什么不满的,可我希望有一个人,我真希望我能尽可能减少顾忌地把什么都告诉他,我不是无病呻吟。

带着我所有的狂热,所有的鲜亮,所有的痛苦,愚蠢,孤独和希望,人们看到了我的烟,而我们看到彼此的火。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就好了。

生和死的选择对我来说十分矛盾,都是怯懦也都是勇气。

无法忍受生活的痛苦,抛弃所有责任,选择死亡。

忍受生活的痛苦,可是畏惧也不肯放下责任,选择活着。


“面对生活的如此折磨,你依然活着,我无法像你那么勇敢。”

“面对生活的如此折磨,你依然活着,我不愿像你那样怯懦。”


“面对生活的如此折磨,你选择结束,我无法像你那么勇敢。”

“面对生活的如此折磨,你选择结束,我不愿像你那样怯懦。”


全都,逻辑合理,矛盾也不矛盾。

今天刚刚看完13 reasons,我希望你在痛苦的时候能有酒也有朋友,有家人,把你的痛苦告诉你信任的人之类的也好,你不必自己承担所有的,活着其实也就只是这么一...

《乡土中国》读书笔记

章节:《男女有别》


(开始以前)

ps:只是记下一些我觉得有趣的观点和知识xd

费孝通老先生对中国乡土文化的研究很有意思,我觉得算是学术类书籍吧但是还算易懂,第一次读的时候觉得自己确实在阅读的过程中有思考和理解的过程,很难得,就试着推荐给大家吧。

也想试着自己组织语言解释给别人听。


---------------

这样开始也许会有些突兀,但是也不得不这样开始啦。

——在面对性别和两性相处上,中西方有着什么样的模式差距呢?

Oswald Spengler在他的著作“西方陆沈论”中提出,西方世界曾有过两种文化模式,分别为“阿波罗式(apollonian)”和“浮士德式(faustian...

哎,我可求求你别再说了,别再说了,我不想说下去了,是我不想想起来的事,一点也不想想起来的那些人对我的恶意和嗤笑,就算我只是想不起眼地安安静静地在那里为什么也会受到这样的恶意,老天,我不明白啊。我受到这些恶意只是因为我安安静静在那里。

根本不想想起来...好奇怪啊,为什么甚至在很久远的现在,我才忽然发现那个在我心里可以称得上是白月光的男孩子可能也是,就是,也许是无意的,并没有对我有过善意。我一直知道的,为什么还觉得他可以是白月光。

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就讨厌你了。


今天和我提起这件事的小竹你又有什么好难过的呀,这件事情的,最最可笑的主体是我啊,笨蛋,你有什么好难过的,最可笑的是我啊。

她...

有句妈卖批,我一定要讲。

这个快让我烦了两天了,真没用。

无非又是吐点黑泥的blog。微博上不再多说不代表我没什么想法。取关随意,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何必给自己找更多的不痛快。

茨木和酒吞属于彼此,ooc算我。


那篇转发的上万的jc实在给我太大阴影,既然上万转发者有想把自己的喜欢的东西分享给别人的权力,那我也有权力说一下自己的不喜欢。

实在是首页太多太太转发称奇,对jcj我又抱着一种在一起最重要,同时既然被那么多人被折服那么这个文章也一定有他动人的地方,耐不住好奇,还是看完了。我正视自己的第一感受,很震撼,我被这篇文章里“茨木”的生生世世震撼了,这招高明厉害,真的是我只想用漂亮来形...

负能聚集的

去哪里说,和谁说都嫌丢人的话。又一次强烈地想去看心理医生。

如果我以后会有小孩,我一定,一定要在他,或者她青春期时,对这个世界上不了解时让她相信自己绝对不是废物,绝对是有价值地活着,绝对有他的优点,绝对不会是比别人差的孩子。

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只是个普通的不太擅长言辞的人,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也可以没戏没肺的笑,但我心底认定自己是废物,一旦遇到任何可能牵涉到个人个方面能力的事就本能地焦虑和害怕,害怕,害怕别人也许会知道自己很糟糕,因此不想再和我做朋友怎么办。从心底里的我相信,我一定是什么都没办法比别人做的好的。我今天补灵能的时候,看到辉的时候,好像看到自己一样,真难看啊...那副被揭穿...

今天份的雾霾

起床十点,无限挫败,大概是因为早上醒的时候小腿抽筋后来又睡过去导致的...然后看到朋友发微信跟我说“今天雾霾怎么这么大呀。”


我高中以前宁波是没有雾霾的,起码有也是不可见,高中以后一发不可收拾。

出国以后经常听到的也是,国内环境那么差,我想移民,为了父母孩子,我要移民。扯远了,不说了。

怎么说,我觉得雾霾变成现在这样在中国无可厚非,拜经济高速发展所致。我小学时候经常想,大自然和环保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大人们为什么不明白呢?现在我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为难了,暂且抛开人们的一部分私欲来说。中国刚建国时候真的超级落后,49年是吗?后来经历了大家历史书上说的事,真正开始发展始于1978年改...

日常

又有日常系列的垃圾话和意识流想说。

想迅速找人说这些话,但是并没有合适人选。

我觉得我和我爸妈之间代沟越来越大了,而且我首先就很懒得交流沟通。不是没试过,但是三番五次觉得父母理解不了我这种惰性性格早就放弃了。

今天在店里试衣服的时候简直是神一样的尴尬。我就不具体提了反正那家店我是可以的话真的不想去了。啊,尴尬。

我可以,和爸爸妈妈唠家常,说说没什么营养的话。可是,真的没办法深入交流,我和父母的思想就是没办法融合和互相理解。目前没有任何隔阂,但我觉得心壁千里,不知道聊什么好。微博首页时常有人发po说被父母逼着催着结婚,我以后必然是其中一员。

最要好的朋友的爸爸是文协的,写书,经常和朋友...

记一件事,没跟身边人讲的事。

我希望那位先生以后请别来找我了,虽然我稍微觉得自己可能直接拉他黑名单有点伤人了但我还是坚持这样。

这种文化差异我无法忍耐,我甚至觉得初次见面时候他给我的拥抱还有亲吻面颊啊之类的都是在耍我...耍我不知道美国人到底是什么习惯,也可能美国人就是这样可是这人对我的心思不是朋友我怎么安心?我可以相信他喜欢我可是这跟我一点点也不喜欢他不矛盾啊??他是不是因为我的语言障碍以为我在跟他欲擒故纵撒娇啊可我没有????我拒绝得不是很决绝还不是因为先生我现在在你的车上我害怕啊怎么敢惹恼你???说到底他做的事和我最讨厌的国内直男的反应到底没有区别?你怎么可以自大到我都说了一百万遍我...

今天份的困惑

今天也有觉得十分无力。

这个presentation的累计时间我准备了很久,本身能力不行的原因我选择很早开始看材料,partner一直没有联系我我也就暂时抱着自己一个人做的打算准备的。直到假期差不多最后一天他才联系的我,如果我是第一语言我大概也会有的傲慢。从他后来和我互动的邮件里我觉得他是真的没想到我花了那么多时间想和做,最后和我说他很抱歉让我做了这么多。

看到他这么说我其实没有觉得很欣慰因为我知道我做的其实不多,我做的不过是一个native speaker沉下心来一下午都不同就可以完成的事。

当然还是因为第二语言和多少我还有些怯场的原因我是讲得很不怎么样的,不过鉴于我没有考研打算和这门...

还是忽然想起来。

其实对画画,画画这件事带给我的东西其实特别复杂,在社交媒体普及之前,或者说是从社交媒介开始占用我大量时间之前,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画画是很开心的。不是说现在不开心,只是现在有一些性质变了,让我觉得没有社交网络,也许我能做得更好,可是我摆脱不了社交网络。真糟糕。

以及,之前的两次,参本...说不上头两次,也帮朋友画过东西。总体感觉,我自己感觉,很不好。被认可说可以加入的时候总是一如既往地特别开心。你的努力或者努力,被认可,被承认,被信任了。可是接下来的过程,一定程度上是我没想到的,我觉得很难受,画的过程让我觉得自己实在太高估自己了。你这根本就是在辜负别人的信任。社交网络是善良...

扯淡

我看《马男》的时候,第三期,tod最后对马男说,你不能总是在做错一件事后才觉得后悔,后悔没有用,你应该要做一个更好的人。我也在想,马男患得患失,辜负了所有爱他的人,他也不是完全没心没肺,他会在事后觉得愧疚,抱歉,痛苦,那么你一开始不要这样不就好了吗?

这样说着真是轻松...我一直觉得有时候会在马男身上看到自己,那种被b站弹幕千夫所指的人。我经常,经常为自己所做的事后悔,我知道我可能辜负别人了,一定是辜负别人了,我却总是没能第一时间做出补偿。我做了错事,可却没能第一时间道歉,因为事后的道歉让我觉得尴尬,我情感上难以逾越,我害怕可能迎来的冷脸相对,他不接受怎么办呢。可我又知道这样的执拗再愚蠢不过...

1 / 3

© 九只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