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午夜下的诗歌电台

我不想在微博上说这些事了,微博有点像那种大型的商业广场,漂亮的商店的不同的五光十色的霓虹,耀眼得让人混乱,说出的话只留下一个框,内容消失在人群熙攘和嘈杂里。

Lo就更像英式小花园,我看到路上只有几个行人你来我往,安安静静的午后漫步,我的主页是我的霍比屯,我说的什么都是我新种在小花园的花。你路过我的花园,对我的花露出微笑。

不过半夜发这么个bo,主要还是想鼓励自己,去学画画吧!


于是接下来一段时间是真的要好好努力了,各个方面的,各个意味的,包括存钱这件事……哎,我不明白我为什么总是错过自己想要的东西,大概还是因为不够努力吧。


还是对想真正意义上地去学画画这件事抱有极强的执念,沉默...

收听诗歌下的浓烟电台

嗨,好久不见。

不行我要先抱怨联系印厂太累辽我花式核爆!!!

其实过了几个星期,又有好多想说的话,但是决定今天只讲一个话题,因为我真的很想好好整理关于这件事的,我的想法和心情。

所以算是自己的话题电台吧!

那么提问:HP中你最能发生共鸣的角色是谁?为什么?


这个主题是因为,前几天和最好的朋友竹老师交心并又讨论到HP的时候,她和我说她hp里最能relate赫敏和哈利的时候,我稍微脑子停顿了一下,因为我本能地问了自己这个问题,而我本能地,条件反射地想到的第一个人:德拉科·马尔福


下一段部分,很长的部分,我会说我的为什么,是很多我想为德拉科说的话。但是在那之前...

怎么说,应该幸好没有自以为是地先去印东西,罢辽过气三流画手(人生就是应该落落落落落落落落,然后强颜欢笑对自己说冲鸭!(...

初中的时候还不能完全体会这首歌的意思,现在听只觉得很无奈,而且更加符合自己的心境了。
“也许我更适合一个人,也许我自己一个人能过的更好”
也只是因为害怕受伤,而选择在别人推开自己前先拒绝别人(听着好耳熟噢keith kogane)其实我本身也会偏爱这一类角色,不过是对同类的理解和想要得到认可的心态而已。

歌词是这样开头的:我也想试着完美,可是似乎没有任何事值得我这么做。
歌词是这样结尾的:而我希望你能觉得这是值得的,了解我,接纳我是值得的,只要你这么认为,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交给你。……而我也希望你知道,就算你拒绝我也无所谓,我一个人能过的更好。

我曾经在初中时觉得所谓的“我一个人更好”像是一句更酷的宣言...

收听诗歌下的浓烟电台

好久不见,又是好久没写博客,不过今天没有思考宏观点的问题。

对不起,我现在只是有点太难过了。

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我要道歉,这不是我的lofter嘛。现在的状态是在成都一个人旅行,大概是这种身在异地的孤独感(倒不是贬义)让我想起曾经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写博客排解无处抒发的压抑在内心的感觉,贴切的描述我会选择汹涌这样的形容词,但却是不知和谁述说的暗流。

难过的是发现最近自己的人生十分不值得。对比起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的人生,总觉得太久都没有好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就好像好事永远都不会再降临一样。我看《活下去的理由》(一本描述抑郁症的书,刚刚开始看,原因是之前有一段时间确实觉得面对人生的一个选择而焦...

我真自私,没办法在自己的处境不好的情况下,笑着给别人祝福,幸好是隔着屏幕的,还能保持微笑。

...特大份的幸运,我也想要啊。

收听诗歌下的浓烟电台。

嗨,好久不见。

写博客是一件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消失的几个月去了杭州感受生活,现在出现在这里,是因为终于下决心做了逃兵。不过这不是我想再次打开lofter的原因,这次就不再多做赘述。


今天天气非常好,假期就是应该这样嘛,空气温温的,清风徐徐,春意盎然,觉得回家真好。

下楼去小卖部拿快递,注意到了一点变化,心情有点起伏,无论如何想找地方说出来。

住的小区里有两家小卖部,都接收快递。

我因为主观因素,比较喜欢靠里面的那一家。大概是本身比较靠内,所以自然光线并不好,可是那家小卖部住了很亲切的一家人(这并不是说,另一家就凶神恶煞,只是那位阿姨实在是不爱笑,但是昨天还主动帮我拆箱子来着。...

歌声沉痛落地又轻浮地扬起
动人的永远只是半成品 和你

歌声沉痛落地又轻浮地扬起
而我能给的 恰好大都无意义

比较微妙的是,我终于在大学三年真空后又喜欢上一个男孩子了。

于是我久违地开始了一种十分复古的体验,我高中的时候暗恋坐在我后面的男孩子,当时真的有点喜欢他的时候,就像这首歌里唱的一样,绞尽脑汁,用尽方法地想去猜测对方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的暗示。现在也一样。

对方说什么,做什么,我就开始胡思乱想。

他真是闪闪发光的男孩子啊。

你能想象吗?他拉着我看他的作品看到晚上十二点,然后滔滔不绝地,说他的梦,他的未来,星辰和大海都要从他的眼睛里满溢出来了。

他对我说的很多话都让我雀跃,少女心的雀跃。大抵也是,因为我很少接触异性的原因吧。

我要吹,他长得也很可爱,人傻里傻气,也不接触流行文化,教科书...

我的确一直一直,都不是什么让人省心的孩子,也不是优秀的,值得去骄傲地向别人介绍的家伙,我也真的很抱歉,指责我的,你说的其实都对,我其实也很讨厌这样的我自己。被你指出这些只让我心虚和慌张,让我知道什么也没有改变,我还是那个没有优点的,需要被人帮助的胆小鬼。
好可恶啊,为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呢。
如果可以没有责任和负担,死掉也不痛苦就好了,因为我是胆小鬼啊。
诸如此类的上述,在这样发泄以后就缓和了这样极端的情绪,通过文字冷静下来了(。 ́︿ ̀。)被妈妈翻旧账指责了,没有被信任,觉得很难过。妈妈今天不想和我说话也是因为牙疼,为什么就不肯去看医生呢,结果在她重复“今天不说这件事情了,明天再说吧”的时候我气呼呼...

呼,其实本来只想提一下今天又重看了《少革》的剧场版,结合其他人的影评,有些想感叹的东西,然而意外刷微博又看到了你国的一些事和一部分网友的论调,一时火大,也想找个地方发泄一番。(实在是懒得在微博里直接和对方开始理论,微博用户群体水平参差不齐,万一人家逮住我就是一句“你傻逼”我还不是自己找气受了。)


那还是先从《少革》开始吧,真是十分感谢豆瓣上一篇影评,对故事中学生会中“王子”们各自所代表的形象进行了十分有逻辑和意义的解释,可以说厉害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我当初看的时候心里只是隐约有个感觉,但是远远不能用有条理的文字来表达。另一篇从其他平台转载来的分析就更加有启发性了,可以说我上一次看的时候,从...

哎,略略酝酿了一下就不知道要写什么了,等什么时候想了再写吧。

主要是因为下周就突然要去另一个城市上班了,有一点点惶恐,几乎打乱了计划。有很多很多烦心的事,想一个个细细说,总觉得这样列出来,整理好了,事情就会解决一样。

我其实对我现在的老板很抱歉,虽然完全是在我妈的面子上雇我的,但是这个工作在我看来就像没有未来一样,我其实噢很吃惊,我以为我是没有要求的,我以为什么我都可以做。我觉得我的一些自以为是可能还是把我惯坏了,我觉得这份工作离下一个阶级太近,我和我会接触的人找不到共通和共情,我看到他们的生活就像站在上帝的视觉,不是觉得自己有权力,只是觉得与自己过于无关,只能旁观,并打心底里相信这些与我...

“我从来不说话 因为我害怕没有人回答”

这首歌我歌词看看也就这句能共情一下,其他的部分暂时还和我无关啊

哎不行啊,我还是想吹一波《无问西东》。

实在是没有组织语言,看电影也是三四天前的事了,可是关于这部电影,有我想为他辨证的东西,多余的话我不说了,讨论的重点在于讨论而不是对错,而我在这里只吹打动我的东西。

大概是我自己盯着六便士太久,忘记天上还有月亮,我当时看这部电影,只觉得“天啊,这个时代还有人在歌颂美德”,那些事实上并不遥远的年代里,我们现代人早已失去和忘记的东西。看了太多太多关于过去中国的各个时代的悲剧和沉痛事实,忘记了黑暗里也有过炬火,忘记了曾经的人们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可以充满崇高的理想,满眼只有天上的月光,他们憧憬时代的洪流,他们就是时代的洪流,他们是普通的人,却举手投足都那样高贵...

还是说一件很糟的事,在这一件事上,我没法心平气和,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地承认说自己就是个烂人。

朋友在跟我说自己的实习有多梦想,她多喜欢的时候,我一边祝贺她,心里一边是淌血。我是,真的祝贺她,羡慕她,可是我也嫉妒啊,我盼着大家能好,可是在我自己没那么如意的时候,只希望对方能少说几句了,你的快乐和满足对我来说是剑,一把把朝着心口刺。

我怎么这么心胸狭隘啊,只是祝福别人不行吗。

然后我又对现阶段身边的人抱歉,因为我打心底里不想继续从事这些事。

哎,你真是可怜又可笑。

刚刚一闪而过的想法是,如果看到这里的你也关注了我的微博的话,看了我的lofter,你能体会到人的多面性吗,这些事是我永远也不...

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很糟,哭笑不得。


已经有两个人对我说过了,两个都对我很好的朋友:

“我想努力多认识点人,以后就可以帮你了。”

“我真的很想帮你。”


一个就算了,两个人这么说让我觉得匪夷所思,虽然都是为我好。

这种时候去想“我有那么让人担心有那么糟糕吗?”是不对的,因为他们的本意完全不是如此。

可我怎么忍得住嘛,我能帮你们什么吗?

如果在我能给出的自己的时间里,还是没办法做到的话,大概连拒绝的权力都没有了。昨日的痛苦不一定能成就明天的更好,可能只会磨平棱角甘于沉默而已。我想要的不多啊。

我就忽然想起来,我印象很深很深的,伤人的话,大多出自我爸。

主要发生在任何和我能力有关的事情上,少年时代的回忆,refrence两句:

考一个少年英语班的结业考,怎么说,我实在是从下不喜欢念书的小孩,没人管我就不读了那种,所以每次上课都带扮家家的玩具和朋友玩:于是,我考的十分普通,可以说,不太理想,可我不吃惊。

一个同校的同学,在他们班级里本来也是成绩十分好那种,自然也就在这次考试里考得特别好了。于是我爸,说出了他的时尚评价:

“你看看人家怎么能考得那么好,你怎么不能学学人家?”

“那你让她做你的小孩啊???”我当时的应激回答,我不记得后面还有过什么对话,但是我当时就在憋着哭了,从小...

听朋友说事有感:

如果你会有孩子的话,你要给他/她看真正的文学而不是“满分作文”。老生常谈,只是我第一次有直观感受。

生活在真正的文学里吧,北京的冬日曾经听过驼铃,看过社戏后坐着小船回家一边吃豆子,地坛现在是什么样,百草园枯竭了吗,三味书屋还在那里吗,月下的西瓜地里有猹和闰土,来年还会来到这里叫着“迅哥儿”。

人不到要死的节骨眼,是很难改变一些想法和想清楚很多事的。

所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嘛。一切都和我无关了。


刚刚看到微博上有人说“悲观的人不是觉得世界很糟,只是觉得这一切和自己无关而已”。我不是说自己是这样,但是很接近,我不喜欢我自己,我觉得好这个字离我好远啊,可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好的东西。

这个世界真好啊,我也想成为那么好的一部分。

冬天实在是好冷啊。而太阳他一定不会这么想。


时常也许会向认为可以成为更互相了解的朋友,更多机会能更了解我一点儿(。)

但也只是暗示之类的啦,我十分不想强行逼迫对方,互联网友情是塑料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断了联系,而除此之外我们对彼此的生活一无所知...

忘了说了,我本人十分犯贱。在别人对我很热情的时候,总是不好好维护,直到对方讨厌放弃我了,我才害怕紧张,对失去和你的联系感到惋惜和后悔。

所以,如果觉得我不够热情,请对我放置play!...不,请别这样(哭了起来)

我总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却又总是因为很多事忘记。


早上的时候,白鹿的小胸针掉到地上粉碎了两次,看了它好久还是扔进了垃圾桶走掉了。扔掉时悼念了一下他的漂亮和小贵。


因为这过于不热烈的气氛,才忽然想到了终于要到的分别。今年大概就是我们四个的三场宴了。可九年的时间还是这样难得,还是希望在后会无期的未来,能够相聚有时。

让我觉得今年最冷漠的你,啊,不要误会,我真的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这很正常,只是刚刚感慨的时候忽然想到初中刚刚毕业的事情了,你问我和竹媛,我们的友情是不是也终于有一天会消失啊,我和竹媛根本就是笑嘻嘻地说“啊不然呢?”,你当时什么也没说,后来在快分别的时候哭着跑出电梯了,我才...

哎啊,愁死我了。

今天我妈就是今天忽然跟我说:你要不去找个实习吧,工作要自己找哦。

天啊我就在想,您哪来的对我的自信能不能把这个自信也分给我一点点啊?我的专业真的毫无对口性,我能想到最关联的就是新媒体运营,which is,微信公众号,微博运营??可是这样我又觉得我本科读的好没用啊这两个是最没门槛的职业了...总之今天在好多求职平台瞎投了我的垃圾简历,还真有猎头找,不瞒你说能找上我的猎头我猜您公司也不怎么样了吧...明天还得去一个面试了虽然我的心态是闹着玩啦,总看到有人说第一份工作有多重要,愁得我脑袋都大了,研究生又是我明年五月和九月才考虑的事,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一年会怎样了,但是今...

虽然我没有具体的理想,但是还是有宏观对世界的理想的,也不复杂,就是模糊的概念,人人尊重彼此,衣食无忧,老有所依那种,没有歧视啊之类的,听上去真是不可能。
我想到有一天我是要失去这种理想的,和所有大人一样生活到庸庸碌碌里,就稍稍有点惆怅,然而,开什么玩笑,我其实也是理论上的大人了。
可就算如此,我从小受到的教育里还是告诉我要善良,一定要善良,要相信善良,还有爱和尊重,人生而平等。我活到现在怎么会不知道世界的本质完全不是这样呢,甚至恰恰相反,甚至更丑恶,更残酷,人性在发臭。人类没救了。
可是在对未来的教育里,对真善美的绝对认同和执着,尚让我觉得人类还有点希望,只要对美丽的东西还有憧憬和希望,一切就都不算...

是这样,我不能保证我回家就可以天天很开心,我也清晰的知道回去后要面对多少麻烦的事,可是“回家”的感觉对我来说永远是好的。


老陈的《还乡去》安安静静地,你走着走着抬头就像看到家了。

然后我分享唐映枫的填词,他是现代诗人啊。


      青松排两旁 中稻与泥塘
  垂钓俩三竿 不远是工房
  早起有浓汤 雾水是清凉
  二月喜色来 爆竹啊禁放
  还乡 又还乡
  只怕来年无新愿
  而旧愿还尚未偿
  亲疏也拜访 年味见卖场
  老友新婚啰 不便家里躺
  工作如意否...

我忽然好想回家啊,早上的事忽然又想起来了,我真的好想回家啊,这个世界上最喜欢我的人还是只有我爸妈,在别人面前憋来憋去我还是噎回去了。

我真的是讨厌这里的鬼佬了,你说你想回国他们就一脸震惊吧啦的表情,是是是,你们是生在最好的国度了,却从来没想过第三世界第二语言的大多数留学生在这里是没有家的,房子只是房子,没有安全感也永远不会有归属感,此事无关爱国主义,只是想找回家的安全感罢了,何必咄咄逼人。

被洗脑和自认清白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我昨天忽然又梦到季子汀了,真奇怪,我其实不太想起这位小混蛋来的。

我想当初确实,我非常非常重视他。虽然未来的人生没有在交集的可能了,你也会顺顺利利地走向你的未来吧。虽然见不到,可我是真的替你开心。

玻璃心是不是多碎碎就可以医好了?

竹老师今天早上和她妈妈说:“最主要是你吃好,你赶紧好,年轻人(指带我)忍忍(牙疼)没关系的。”

我是没立场对别人指手画脚的,更别说我是被照顾的人,可是那个瞬间我才想起来“是哦,这里始终不是我家。”,包括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和我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的心的距离也还是那么远的,就是你一直知道总会有一道墙,可是你真的看到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始终在那里。

最近观察别人的结论是,确实应该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身边人为了你的幸福付出了多少东西,所以尽量体谅和温柔。在对象是我的时候我总是后知后觉,看着别人就觉得十分明显。竹老师的妈妈来这里照顾我们的这一个月,她付出的代价我太看在...

“小雪街灯取暖”

“也好 各自聚散”

初看《三体》的时候,在叶文洁决定让人类自己走向毁灭的时候迟疑了一会儿,个人仇恨足以让她决定全人类的存活吗?

但是仔细想想你也会觉得人类很没救,最简单的例子是当年伦敦治理雾霾是国家经历经济转型后,把污染源工厂大量迁入第三世界国家,亚洲,东南亚,我国也是之一。我国未来治理环境也必将经历经济转型,转型的过程里缓慢开发清洁能源,以及无法取代的重污染工业,迁入其他第三世界国家,所谓的治理也不过是保护本国利益,你岁月静好之处,有人替你死去。人类毫不遮掩的弱肉强食和恃强凌弱,把自己创造的歌颂的美德丢到谁也看不见的地方。

我觉得人类根深蒂固的有一些不可救药的东西,永远贪婪丑恶,可人类引以为豪的情感也永远高...

我的喜好对自身其实有很多趋同性,因为只是我的个例,无法论证剩余人类的态度。

但确实在某一人、事、物,任何东西上,只要我认为其与我的“任何”有相似,就移不开目光了,自以为地建立了联系,自以为地了解,自以为地默契。

这个世界大到让我眼花缭乱,在万千的纷乱的颜色里被我定格的你,大千世界里,亿万生命里,大概在这些错开的时间线里,心里也许真的共通了一秒。大千世界里做了一秒的同类,而这是全部的意义。

说到底是以为理解,并擅自建立了和你的联系,大抵一直是这样。

说到底也只是渺小的存在,我不说你便不会知道,所以我想怎么自作多情都行吧。

很久很久以前,人本该在二十岁时就死去的,可是人类发现了火,人类强...

1 / 4

© 玖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