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诗歌下的浓烟电台

好久不见,又是好久没写博客,不过今天没有思考宏观点的问题。

对不起,我现在只是有点太难过了。

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我要道歉,这不是我的lofter嘛。现在的状态是在成都一个人旅行,大概是这种身在异地的孤独感(倒不是贬义)让我想起曾经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写博客排解无处抒发的压抑在内心的感觉,贴切的描述我会选择汹涌这样的形容词,但却是不知和谁述说的暗流。

难过的是发现最近自己的人生十分不值得。对比起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的人生,总觉得太久都没有好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就好像好事永远都不会再降临一样。我看《活下去的理由》(一本描述抑郁症的书,刚刚开始看,原因是之前有一段时间确实觉得面对人生的一个选择而焦躁不安,痛恨自我。)里描述抑郁症病人不愿意活到明天,因为他们是那样确定好事永远不会发生。我当然是不至于如此,只是渐渐不抱着憧憬和希望了。

竹老师好像总是能自由地做出正确的选择,并且收获最好的结局;盼盼相比就普通一些,可是她也找到了真心愿意对她很好的人。她们因为对我的爱,总是把发生在她们身上的好事巨细无遗地告诉我,说实话我真的挺感激,因为她们第一时间告诉我其实代表了对我的绝对信任,可是对于太久没有自己遇到好事并且连连碰壁的我就有些太难以承受了。我羡慕又嫉妒,却无力地留在原地,觉得没有人再会站在我身边了,因为没有任何安全感,我这样患得患失,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我不愿意告诉她们对此我除了高兴以外的其他情绪,我会害怕她们会为了保护我的感受而不再分享给我他们生命中发生的快乐的事。于是我压下自己的无病呻吟,只要祝福她们继续快乐幸运就好了。

与此同时必须一直带着笑脸应付别人的话语,偶尔也会觉得喘不过气来。为什么我要在屏幕后哭着然后在屏幕前强行地笑着呢。我又一次了解到了《mad world》里那句“我做过最好的梦是我的死亡,而这一切是我对你的难以启齿”,这首我曾经提到过的,我认为是描述平凡之人的痛苦的歌,现在想想也许也是抑郁症患者的一个状态。

我的所有痛苦都是我对你难以启齿的事,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我怎么能不告诉你呢,我怎么能告诉你呢?......可是我还能再告诉谁呢?

以及关于选择,我曾经不理解摩尔迦娜为什么在不是奴隶后仍然在一场短时间里被内心所束缚,我在之前和父母的一场矛盾里似乎彻底理解了,我一直都有选择的空间,只是我从小都被束缚了,早就自己把自己锁起来了。可是摩尔迦娜,你的束缚不是早就被打破了吗?

说起来我选择一个人来成都也是因为我短时间内不想见任何人(因为又挂了科目三,呜)。一个人问题能解决吗?我不知道,可是逃避虽然可耻,却很有用不是吗。

其实也并不是说感受不到“爱”,只是我觉得我没得到我想要的,真是婊里婊气的发言。盼盼告诉我她觉得有些奇怪,关于她的恋爱烦恼,她觉得自己不值得,不配,这是很容易理解的,太久没有被爱的人其实都有这样的感觉,我也深有体会,并且这种感觉无法被言语治愈,这实在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

所有故事里,好像每个人都值得被爱不是吗。那么为什么要让人怀疑自己是否被爱呢,这真是最悲哀的事...


我靠我本来去天台只是为了配合自己今天伤心的感觉!!!结果这个房东和邻居川味快乐聊真的搞得我一点感觉也没了,不写了不写了,今天也用力又无奈地活着了!!!!

希望下一次浓烟电台我能好好说话。

哎,她们是星尘,是诗歌,我是仰望星星的人,咽下所有的浓烟。肺得了癌,可是我微笑。

评论 ( 12 )
热度 ( 10 )

© 玖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