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淡

我看《马男》的时候,第三期,tod最后对马男说,你不能总是在做错一件事后才觉得后悔,后悔没有用,你应该要做一个更好的人。我也在想,马男患得患失,辜负了所有爱他的人,他也不是完全没心没肺,他会在事后觉得愧疚,抱歉,痛苦,那么你一开始不要这样不就好了吗?

这样说着真是轻松...我一直觉得有时候会在马男身上看到自己,那种被b站弹幕千夫所指的人。我经常,经常为自己所做的事后悔,我知道我可能辜负别人了,一定是辜负别人了,我却总是没能第一时间做出补偿。我做了错事,可却没能第一时间道歉,因为事后的道歉让我觉得尴尬,我情感上难以逾越,我害怕可能迎来的冷脸相对,他不接受怎么办呢。可我又知道这样的执拗再愚蠢不过,我总是在看各种故事的时候心想,主人公们在当时敞开心扉互相道歉理解不就可以了吗?非要到刀剑相向之时还不愿互相理解吗?

所以就特别纠结,一边知道自己这样是愚蠢的,需要道歉,一边却还是在心里觉得害怕和难过。起码可以安慰自己的是,我在试着改变,我是想做更好的人的...

我在想,我奇怪的自尊究竟是为什么但说到底,还是自卑过度吧。

我直到现在也无法释怀初中时候的事,我活到现在为止最阴影的三年时间。不能说完全是不幸,但起码这三年对我造成的伤害在我今后的人生里已经是很难挽回的了,因为这样其实我一直很想去看心理医生。我爸也一直跟我说,你其实已经很棒了,不要一直这样自卑好吗。可是持续三年的阴影怎么可能因为一句话就释怀啊。

首先!!就是我第二个同桌!!辣个王八蛋!!!每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地说我丑!每天100次那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结果高中大学时候几次联系他和我说他完全不记得他这么说过你是畜生吗????跟女孩子说什么呢???(btw那个时候他有喜欢的女生的我连自我欺骗都不行)不过我初中时候确实够丑(皮肤很差...)的就是了不过你也没好到哪里去靴靴!!!!!靴靴!!!!!!

倒不是,说什么校园暴力。我初中时候大概是运气太差,刚好考进了学校的集英班,就是那种全班成绩都很好,我的存在格格不入的感觉(小学那种不分班学校我也只有中上游水平,理科波动还很大那种)。所以我初中阶段,可以说各科基本都倒数十名(班里50个人颗颗,只有政治可能不是),我的,真的,所有老师都不待见我,试卷每次发下来都是标着名次的,特别难过...那种老师看你的眼神都充满不屑的感觉。我初一时候一度很不适应,一旦有什么发成绩的时候,回家就躲到桌子下面去哭唧唧,我从来没想过自己原来是这样的社会渣滓厚。

语文曾经一度好过,然后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狂妄,后来就每次语文作业抄抄抄,后来语文成绩就掉了,语文老师找我谈,说“你以为你是xx吗?她态度随便你就可以这个态度吗?”,我不知道,我知道xx是这方面特别擅长和优秀的,我承认,我绝对不如她,可是老师完全可以用别的方法和我说这件事,非要通过捧别人贬低我吗?我只知道我从那次以后对语文再也没有热情,语文也再也没有好过,反正老师也不喜欢我,我真的没什么心思去读了。数学老师,人是很好,可是我知道她看我的时候当我是负担。

科学老师是直接骂顺带冷嘲热讽的。被甩作业和骂是常事...同样一个问题,我问就是“呵呵傻逼笨蛋说了多少次”,我的朋友(说来神奇我初中关系很好的朋友两个都成绩很好,老师也很喜欢,还有一个是文科特别好,语文老师特别喜欢她)就是“没懂是吗?没关系老师再教你吧”。她真的...对我充满了不屑。英语老师...给我留下了奇怪的印象,但是那个时候初三了人特别无所谓所以www还好。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对自己的自我认定变成了社会渣滓,什么都做不好,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啊。现在想想,我知道,我知道老师们也是有苦衷的,可是一个青春期,世界观和自我认知尚未完全形成的小孩,真的有必要否定他的全部吗?是否也想过这些阴影会伴随学生很多年,甚至是挥之不去的啊...所以我有时候想,如果我能做老师,我一定尽量鼓励学生,起码不否定他们。我自己是,只要老师对我好我就会努力学这门课的人,一旦老师放弃我,我就没法好好读书了,真是很被动...我是初一还不知道初二开始画画的,那个时候我还不大用社交网络,自己瞎涂涂比较多,我想这是那个时候我自己还比较慰借的事了,我可以关上房门,戴上耳机,好像这个世界和我没有关系。我很喜欢。

可是,可惜的是,我连我喜欢的事也没能做好...我家里并不同意我报考美院。不过高中才学画画的话确实也晚了吧w我妈妈同意我考三中的那个美术班本来也是因为当时她知道我们班是什么情况,怕我中考进不了第一线的高中(我怀疑她都在担心我甚至考不上二三线.....)所以给我留了美术班和中澳班两条后路。

都是我给我妈提的头,因为我自己也怕。事实上考美术的那天我怕极了,我想打退堂鼓,我什么都没学过,我凭什么参加入学考试?是和当时的死党之一一起去考的,他本来在中考复习最要紧的时候去杭州参加了三个月美术集训,结果据他自己说因为文化课没过不得不回宁波继续参加中考。我那天感觉差极了,一直学着旁边的人瞎话,下午水彩更是没头苍蝇到窒息...提前交了发现死党在外面等我。我记得那天中午我跟他说,我可能不能和他一起去美术班,他看着我问:“那你的梦想怎么办啊?”。......我当时觉得他是不是说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特别漫画男主角特别帅气....

....

.....

被室友打断思路聊天,完全没办法继续(。)

哎,想做个自信又优秀的人。

评论 ( 8 )
热度 ( 3 )

© 九只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