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诗歌下的浓烟电台。

嗨,好久不见。

写博客是一件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消失的几个月去了杭州感受生活,现在出现在这里,是因为终于下决心做了逃兵。不过这不是我想再次打开lofter的原因,这次就不再多做赘述。


今天天气非常好,假期就是应该这样嘛,空气温温的,清风徐徐,春意盎然,觉得回家真好。

下楼去小卖部拿快递,注意到了一点变化,心情有点起伏,无论如何想找地方说出来。

住的小区里有两家小卖部,都接收快递。

我因为主观因素,比较喜欢靠里面的那一家。大概是本身比较靠内,所以自然光线并不好,可是那家小卖部住了很亲切的一家人(这并不是说,另一家就凶神恶煞,只是那位阿姨实在是不爱笑,但是昨天还主动帮我拆箱子来着。)

一位爸爸,一位妈妈,还有他们年幼的女儿。爸爸很爱开玩笑,妈妈很温柔,女儿很可爱。他们住的地方,老实说条件并不能算是好,虽然我们都算住在一个小区,可这家人租下的只是小店的店面,收银台后隐约可以看到他们三个人一起休息的卧室。

我少时也曾经住在那样的房子里。那时候家里的条件还并不算好,或者说因为年代久远,我实在是难以判断。过去20年中国的城市建设速度惊人,我难以评估记忆里阴暗陈旧的小屋,是当时多数普通民众的常态,还是我家那个时候确实很困难。与此同时确实很敬佩我爸妈,因为现在住的房子,以及我留学的费用,都是因为他们的努力才有的。...说远了。

我有时候也想,这个小女孩现在还小,对生活的一切都没有概念,她长大后会对自己的家有什么样的想法?

说到这个的时候,我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意识到阶级差距的瞬间。小学的时候已经搬到比较好的房子里了,其实现在回忆,那个房子比起现在的家也说不上好。我的小学完全是根据居住地分配的普通小学,这样强调是因为,我在小学毕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遇到了很多来自我市“贵族小学”的朋友(“贵族”算是戏称,可是是事实。),在后来的和他们中一些人深交的岁月里,我逐渐意识到人与人之间,有很多事大概确实是从一开始就不一样的。

我的小学很普通,父母没有刻意管过我的学习,班级里有家境很好的,也有相对比较辛苦的。当时我对特困生没有概念,同学的父母在菜场工作也没有想法(没有任何不好的意思,阶级概念是后来有的,小学时候也说不上是因为主张“人人平等”的美德,只是真的无法理解“阶级”。所以我妈阻止我和小区里清洁工作人员的小孩一起玩的时候,我觉得这种行为霸道又无理。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我还记得因为我的坚持,我当是最好的朋友被父母要求不和我继续玩。哎。)直到有朋友第一次来我家,说觉得我家很好很漂亮,我很吃惊——难道大家家里不都是这样的吗?

说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这也是一种社会自然的segregation(隔离)。我之所以认为“大家家里不都是这样的吗?”,是因为当时我主要是和同小区的朋友一起玩的,大家户型都差不多,所以尚年幼的我的心里产生了“这就是世界的意识”。然而不是这只是同一阶级的人民自主聚集在一起而产生的后果。

后来在小学时候去其他同学家里玩,我才意识到某种不同,只是当时只是吃惊,没有细想。

去过J和G的家。

J的家在一个离学校很近的菜市场楼上,开门进去是吃饭的桌子,和她的双层床,第一层是书桌,第二层是床,爸爸妈妈在右手的房间,左边是小厨房。我记得我那天真的非常震惊,回家和妈妈说:“那是人住的地方吗?”,当即被我妈痛骂怎么说话的。幼儿的想法是真的单纯又残忍,我并没有恶意,却想不明白这个差距。

G的家相对比J的家好一点,他跟我说的一些话,在后来的我每次想起她的时候都觉得辛酸,她说“我希望我的爸爸妈妈不要离婚”,“我最大的愿望,是有个自己的房间”。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她后来的故事是后话了,我只希望她能有更好的未来,在这里还是不赘述了。

而在我大学时代,和一位来自“贵族小学”的朋友说话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学校从来没有特困生,也没有同学的父母是从事比较辛苦的劳动力工作的。套用原话,“基本都是官二代,富二代”,“小学毕业,很多人基本初中就出国了”,我才意识到有些东西有多不同,多无能为力。

所以想表达的是,童年时期人是不会对成长环境有很多思考和怨言。所以我去拿快递恰巧碰到那个小女孩时,总会忍不住想。


于是今天去那家人的小店时候,我注意到了点变化。

我真希望是我想多了,察觉到变化的瞬间是我要寄快递的时候,那位妻子问我:“只有天天快递,可以吗?”

我才抬头看到那位妻子的气色和神态有些暗淡,不知是不是因为小店里灰暗的光纤。我意识到他们家之前接YT快递的业务,大概是被另一家拿走了,无论通过什么途径。四下张望,快递的确变少了很多,店面也缩小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把更多区域划给了也许更能赚钱的他们自家开的“棋牌室”。

嗯,其实只是这点事而已,之上当时忽然感慨万千,回家写下的时候又不断地想起过去的事,所以一并都写下了。我挺讨厌自己悲天悯人的情绪,无能的救世主情怀,没有人需要被我同情。

只是终于日渐体会活着这件事有多难了,还有生活的重量。

我时常对自己感到厌烦,我总觉得我想收到的生活不是我自己的,我凭什么能享受这样的生活,我有努力过吗?他们不是比我更努力吗?生活也无法因为努力而改变吧?

说出这些话时,我自己也没有努力。

这样是不行的,刚刚看完钢炼就这么自暴自弃。爱德最后说的话我是牢牢记得的。

感谢收听电台。

评论
热度 ( 7 )

© 玖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