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到要死的节骨眼,是很难改变一些想法和想清楚很多事的。

所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嘛。一切都和我无关了。


刚刚看到微博上有人说“悲观的人不是觉得世界很糟,只是觉得这一切和自己无关而已”。我不是说自己是这样,但是很接近,我不喜欢我自己,我觉得好这个字离我好远啊,可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好的东西。

这个世界真好啊,我也想成为那么好的一部分。

冬天实在是好冷啊。而太阳他一定不会这么想。


时常也许会向认为可以成为更互相了解的朋友,更多机会能更了解我一点儿(。)

但也只是暗示之类的啦,我十分不想强行逼迫对方,互联网友情是塑料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断了联系,而除此之外我们对彼此的生活一无所知。而对方如果没发现也没很主动,错过了,我觉得就算了,真是没什么大不了。其实也不需要那么多的了解,有距离是快乐的事情。毕竟我也不是随时,对他人的所有事都感兴趣,想了解。

幸而我认识的大多数人也很随意。

最近的某个小烦恼时是联系了挺长一段时间的微博友人a时常喜欢给我忽然打电话。嗯嗯嗯嗯,曾经和你提过用不用lofter,你没在意我就假设你并不会看到这些吧。你很喜欢和我说你自己的事,也喜欢问我的事,这份信任十分感激,可是现在给我的感觉是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了什么过于亲近的树洞。之前只是文字交流其实倒也没什么,可你忽然总是给我毫无预兆的打电话,其实真的很让我困扰,就像昨天我在试着背单词,你却一个个地打过来了,我又不想直接说“我在学习噢a君,而且好累,现在不想打电话,也不想聊天”,我就是不那么坦率的人,可是总觉得对方听不懂我的各种言语暗示,于是只能时不时自己烦恼了。若是说有两个人都能聊下去的话倒是不错,可是你总是因为闲着想找人说话,打过来又总是没啥好说的话,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呀。


说来又觉得社交网络和无线电子设备十分绑架人,仿佛强制给了人24小时在线的义务。不过我但凡是出门,进入世界,都是基本不看任何信息和回复任何信息的,大多数时候是没时间看,也觉得不方便回,所以原谅人如果是没急事的话可能因为忘记忘记回我信息。

不过在反复呼叫和长达24小时没回信息,还没特殊情况都不报个平安的话,我觉得可以适当考虑绝交。比如我曾经当作朋友的w。

w可真是个糟糕的家伙啊,结果到后来全部变成了槽朋友。说来互联网友谊,真是好脆弱噢,还是我维护的不好呢,大多数时候交叉都太少了。而且我三次元的朋友都以为我网上朋友很多,说来惭愧。

想起来《mad world》里有一句我做过最好的梦是我死掉的梦,这句歌词在澳洲留学的时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整首歌都是,求生欲是我对死的恐惧,所以我依然活着。我想过这首歌是在描述抑郁症患者的心境吗?仔细想想觉得也许也不是,大概是每个普通人心底的挣扎。身边经过的那些熟悉的面孔,我藏起我的脸想要咽下所有的痛苦,没有未来。死去是我最好的梦,而这一切是我对你的难以启齿,生活往复,疯狂冗长的世界。孩子们等着他们最快乐的那天,耳边响起生日快乐,回到学校我紧张不安,没有人认识我,没有人了解我,坐下询问老师我的困惑,他的目光却穿我而过,可笑又悲伤,这个疯狂的世界,错乱的世界,疯子的世界,无序的世界。

大千世界里,谁比谁更特别?

《the day i die》唱的是我死掉的那一天是我人生中最好的一天,不过这首基调轻松,所说的好,是因为那天一切都很好很顺利,出奇的那么好的一天,妻子孩子在对他微笑,讨厌的人被炒了鱿鱼,他却升职了,乞丐在吃别人施舍给他的三明治,他晒着太阳开心极了,于是永远没能看到那辆驶向他的出租车。“告诉我的妻子孩子,一切都会变好的,一切都没有关系。”

冷死了,不打字啦。

————————

觉得应该没人看到这里,不过就是记一下意识流,逻辑不存在的——

评论
热度 ( 7 )
  1. 一颗亥骨玖鲸 转载了此音乐
    没有选择死亡,只是因为已经难过到不想再承受任何痛苦了。如果没有疼痛,死也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 玖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