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喜好对自身其实有很多趋同性,因为只是我的个例,无法论证剩余人类的态度。

但确实在某一人、事、物,任何东西上,只要我认为其与我的“任何”有相似,就移不开目光了,自以为地建立了联系,自以为地了解,自以为地默契。

这个世界大到让我眼花缭乱,在万千的纷乱的颜色里被我定格的你,大千世界里,亿万生命里,大概在这些错开的时间线里,心里也许真的共通了一秒。大千世界里做了一秒的同类,而这是全部的意义。

说到底是以为理解,并擅自建立了和你的联系,大抵一直是这样。

说到底也只是渺小的存在,我不说你便不会知道,所以我想怎么自作多情都行吧。

很久很久以前,人本该在二十岁时就死去的,可是人类发现了火,人类强大了,人类发明了现代医学进一步延长自身的寿命,年老的人们害怕活着也害怕去死。可真是太长了,太长太长了,人本不该活这么久的,为了打发时间也好,才构建了“社会”,立下了“规则”,在这漫长的短暂的生命里打发时间,去感受。至此,人类的“历史”才有了这么多jb屁事,都是打发时间。我怎么又能从最上面的想法扯到这里。算了,写作业;<

顺便推一下《最好的告别》一书,了解死亡,了解衰老,了解人类。...

评论
热度 ( 3 )

© 九只鲸 | Powered by LOFTER